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广场舞占领亚洲火车站杭州东站急购隔离

2018-10-29 12:38:21

广场舞占领亚洲火车站 杭州东站急购隔离带

罗传达摄影朱丹阳

杭州火车东站,亚洲的火车站之一。东西两个广场加起来,一共14万平方米,相当于20个标准足球场。

东站枢纽管委会管理科科长孙荣俊,这两天正在紧急采购一批警戒带,孙荣俊管它叫“隔离带”。隔离啥?给每天晚上在广场上跳广场舞的人们,划一块固定区域出来,“公共区域嘛,跳舞尽管跳,但也要有个规矩,不能那里都跳。要给东站的旅客留条路,跳这个舞和那个舞的也不要吵架。”

孙科长说,具体要买多少隔离带,他现在还说不上,但几千米肯定要的,“晚上来跳舞的人实在太多了,特别是西广场。东西两个广场加起来,每天晚上我看有1000人吧。”

陈敏钦花了10分钟从皋塘社区走到东站西广场,这时是18:40,跳广场舞的人们正陆续赶来。陈敏钦和他的200多位“舞友”,“占据”了正对着“杭州东站”四个字的广场远端。

陈敏钦穿着斑马纹衫、黑色西裤,皮鞋锃亮,还戴着抢眼的白色棒球帽。站在200多人的广场舞人群中,可能没人看得出他74岁了。但你的眼光很容易被他吸引:在人群中心位置,他是惟一一位男舞者;他跳得很投入,举举双手,跺跺脚步,转转身,晃晃头,不输给任何一位婀娜的大姐。

陈敏钦说,他跳广场舞已经四五年了,一共学会了八种舞蹈,老婆的广场舞也是他教会的。四个多月前,陈敏钦的“舞场”转到东站西广场,”这里开阔,喇叭也可以开得稍微大声一点。”

昨天广场舞的开幕曲是《梅花三弄》。歌词依然缠绵:“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若非一番寒澈骨,那得梅花扑鼻香,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但是节奏加快了一倍,已经听不出原曲淡淡的忧伤,唯有欢快的节奏。

播放音乐的,是平时领衔跳舞的余大姐。她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就负责后勤,改由几个跳得好的队员,带着大家跳。

40多岁的施女士在汽车4S店上班,可能是广场舞中年轻的一员。和她一样,200多人的“舞队”队员,基本上是周边小区居民,年轻的40多岁,年纪大一点的80多岁。以前也都在各自小区里跳过,但放弃了,说怕影响其他居民,“有些还要读书的。”[1][2]下一页19:40,几乎可以代表广场舞灵魂的《炫民族风》,带出一波高潮:“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开怀……”

从《炫民族风》的奔放旋律中走出去,相隔七八十米,在广场靠近站房的北侧,是100多人的“交谊舞团”。

50岁的领队沈大姐穿了靓丽的深色民国式的花裙,摇着小扇子,按下播放器,是一曲《敢问路在何方》:“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

跳着跳着,沈大姐忽然停了下来,走到一边和两位穿黑色裙子的大姐理论。

“交谊舞团”所在的位置,东站枢纽管委会已经简单拉了几条红色隔离带,还和沈大姐说过,不要让跳舞的人越过红线,以免影响旅客通行。

两位黑裙大姐可能不了解,在外面跳了起来,沈大姐就过去劝她们。“我们在这里跳,就有义务维持秩序,不好跳过线的。不过有时候,有的旅客路过的时候,忍不牢会跟我们一起跳,那也到线里来跳。”

陈女士和王女士,都是40多岁,两人跳舞时认识,成了要好的小姐妹。两人跳呀跳呀,突然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搂住王女士的腰。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听王女士哈哈一笑,舞伴已经换成了那位男子。陈女士说,这个男子也是在跳舞时认识的,大家都很熟悉了。

和“交谊舞团”相对的广场南侧,《小苹果》放得分贝极高。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一群年轻姑娘,统一穿着黑色T恤衫。教练“一!二!三!四!”的节拍声中,队员们把手拍得“噼里啪啦”响,气势十足。毫无疑问,这里也是广场各个舞团中围观人多的地方。

当然也不都是年轻姑娘,跳《小苹果》的,男的女的,各个年龄都有,他们管这种舞叫“快乐健身舞”。早一批跳健身舞的吕大姐,听说是采访,非常淡定:“我老早就想,我们这么一直跳,迟早会登报的。你顺便再帮我问问,接下去国庆啊元旦啊,这样的节目,有没有人请我们去跳一下,我们一定精心准备。”

广场舞、交谊舞和快乐健身舞合围的中心三角形区域,是羽毛球的世界。

数了一下,多的时候有20多对同时在打,还不算旁边一群摩拳擦掌等着上场的“选手”。

刚毕业的小刘在庆春路上一家银行做文职,傍晚带上小姐妹坐31路车来。这是她次来东站。她说,东站打羽毛球的事情,之前她在报纸上看过。好奇来看看,而且也想打球来保持身材。

本报8月12日曾经报道过,每天傍晚5点半到晚上9点半,很多附近居民会到火车东站东广场一楼进站大厅打羽毛球。现在考虑到大厅的地板是大理石,比较滑,打球非常容易受伤,也为了统一规范管理,羽毛球的场地“搬迁”到了广场上。

大家对露天打球丝毫不介意,“东站这么大的站房,正好能挡风,球不会乱飞。”

东站枢纽管委会管理科科长孙荣俊说,广场能保障旅客行走安全、解决居民锻炼需求,两全其美就。但是,不能来这里教轮滑。“东站广场落差很大,万一掉下去不安全。还有广场是公益性的,以营利为目的的不行。”

原标题:广场舞占领亚洲火车站杭州东站急购隔离带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

PVC打井管
粉蜡笔
蒙古熟羊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