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时代 165.崩坏手套2

2019-12-05 05:56:52 来源: 盘锦信息港

我的魔法时代 165.崩坏手套2

天色彻底黑下来,这条巷子里一座座小别墅的玻璃窗里,纷纷亮起了柔和的淡黄色灯光。

卡特琳娜和小艾拉在露台的角落支起四盏落地式魔法台灯,让整个露台显得格外的明亮,烧烤架下面的木炭已经燃尽,只留下一层银色的碳灰,底盘上还有些余温,小艾拉正拿着一只银质长匕首,将一颗颗烤得乌七八黑的树米从木炭灰中挑出来,放到一只藤条编织的篮子里面

,这才欢快地下楼。

迪伦学长将鱼皮风帽放在一张桌腿上刻有浮雕纹路的镶着金边的木桌上,好奇地检查上面地魔纹法阵。

他问我帽子上面的‘灵活思绪’魔纹法阵是基于什么原理?

我没办法跟迪伦学长解释,为什么在鱼皮风帽上明明绘制的是‘灵活思绪’魔法,魔法效果是略微提高施法速度,但在这顶鱼皮风帽上,竟然变成了‘增强自身的精神力和魔法感知力’这样的魔法效果,因为我也一直没有找出问题的原因。

因为之前在瓦丝琪位面的潮汐海岛上猎杀到了大批的鱼人,收获的鱼人皮革都存放在辛柳谷的仓库里,除了少量的鱼人皮革被不知情的野蛮人奴隶和耶罗位面土著人当成了鱼干吃掉之外,其它那些都熟成柔软的皮革存放在仓库里。

这段时间,因为要为铭文师资格考试做准备,这顶鱼皮风帽我试验了不下数十次,终于被我摸清了规律。

如果在鱼皮风帽上正常绘制‘灵活思绪’魔纹法阵,那么我还是能够做出‘提高施法速度’的鱼皮风帽,事实上这种增加施法速度的鱼皮风帽,并不被初级魔法师们看好,初级魔法师更喜欢夜刃豹皮缝制的圆顶帽,铭文师通常会在上面绘制‘精神专注’魔法。

但如果凭着记忆,按照当初意外失败时候的制作路径,将‘灵活思绪’的魔纹法阵故意绘制偏那么一点,那么鱼皮风帽上面的‘灵活思绪’魔法将会失效,同时,鱼皮风帽上将会拥有另外一种效果,那就是‘精神力增幅’的魔法效果。

这种魔法效果的法师帽在市场上很难买到,主要因为‘精神力增幅’相当于提高魔法师的法力恢复速度,所以这种鱼皮风帽更适合魔法师在冥想的时候使用,效果有点像赢黎的那对魔法耳环,可以辅助魔法师聚集恢复法力,而且效果还挺不错的。

迪伦学长毫不掩饰脸上的惊讶,对我说道:“你是说,这顶鱼皮风帽是你在绘制魔纹构装出错后意外获得的?”

我点了点头。

迪伦学长又继续说:“这么说起来,当时你压根就没有设计图纸?而是在出错之后,你把整个错误的制作过程完整的记下来,然后重新作出这种奇怪的鱼皮风帽来……”

“奇怪的鱼皮风帽?”我重复着迪伦学长说的话。

他对鱼皮风帽看得倒是很透彻,他接着说:“能够用‘灵活思绪’魔法法阵做出‘增幅精神力’魔法效果,这种事难道还不奇怪吗?”

其实迪伦学长所说的这点,也正是我心里一直不能理解的地方,我说:“我一直在猜测,会不会‘灵活思绪’与‘增幅精神力’这两个魔法之间,有某种必然的联系。”

听我这样说,迪伦学长追问我:“查的怎么样?”

我对他说:“我在皇家魔法学院的图书馆里翻阅了大量资料,可还是没能想明白,‘灵活思绪’是一级水系增益魔法,而‘增幅精神力’这个魔法不要说根本不存在,就算有也至少是二级魔法,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迪伦学长用手拍了拍额头,兴奋地说:“也就是说你用一个一级魔法的魔纹法阵,实现了一个二级魔法的魔法效果,而且这个魔法还是稀有魔法技能。”“你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这顶帽子我很喜欢,还有多余的么?能不能再送我两顶?”

我爽快地说道:“好啊!我这里多得是。”

从魔法腰包里翻出一堆的鱼皮风帽,将那些拥有‘增幅精神力’魔法效果的鱼皮风帽交给迪伦学长。

迪伦学长并没有拿走全部的鱼皮风帽,只是在这这些鱼皮风帽中,挑选了三顶收进了自己的魔法腰包,才对我说:“我会在拜访老师的时候,向他请教一下,他是一位阅历丰富魔导士,也许会知道问题的答案。”

“这真是一定奇怪的鱼皮风帽,开始很难发现它有什么特别之处,一旦深入的了解它,就会发现它是那么的不平凡和它的珍贵。”迪伦学长这样说。

随后,迪伦学长又问我:“你打算把这个魔纹构装,拿到铭文师资格考试上?”

我笑了笑,对他点点头。

迪伦学长呼出一口气,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希望那些裁评团的魔法师能发现它的与众不同。”

整个帝都都沉浸在夜色之中,几位女孩早已经没有了什么谈兴,她们安静的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身上披着一条杏黄色的毛毯睡着了,赢黎勉强听懂了我和迪伦学长所谈论的话题,坐在一旁陪着我们。

迪伦学长看看时间不算早了,对着几位靠在长椅上睡着的少女施展了‘清醒术’魔法,她们纷纷转醒,漂亮的眼眸里似乎还有一些茫然,看着繁星密布的夜空,不约而同的痴痴笑了起来,顿时露台上响起一片银铃一样清脆的笑声。

在这样欢快气氛下,迪伦学长带着那位阿斯顿家的少女离开了我的租屋。

他们走后,我和赢黎对坐在方桌前面,不约而同地看着迪伦学长留下的那幅空间系魔法的魔纹法阵图纸,能被迪伦学长如此看重的魔纹法阵图纸一定不会太普通,否则他不会这么郑重其事地拿出来。

要知道,那张‘定位魔法传送卷轴’和‘时空迁跃魔法卷轴’图纸,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管我接不接受,直接明言送给我了。

图纸上所设计的魔纹构装图样,完全就是按照一副手套结构设计的,因为那些魔纹需要描绘到皮手套的手背和每一根手指上,上面赫然是密密麻麻的空间魔法符文,我想就算是耶基斯学者,恐怕都难以对其做出设计更改,空间系魔法符文就是这么一种特立独行的东西。

“他想把那篇论文添上你的名字,因为上面有属于你的东西,可是你没答应,所以他才会送给你这张魔纹构装的图纸作为一种变相补偿?”赢黎双手支撑着圆润的下巴糯糯地说道。

我将桌上的魔纹构装图纸卷成卷轴,放进魔法腰包里,向赢黎询问:“恩,哦,对了,你认识制皮方面的大师吗?”

赢黎想了想才说:“你想要找制皮大师制作皮甲吗?曼达认识一位,我想她会很乐意,把我们推荐给那位大师。”

听她这样说,我立刻从魔法腰包里翻找,找了半天才从腰包角落里翻出一块三尺见方的黑色皮革,这张皮革显得柔软而厚重,皮革表面蕴含着淡淡的魔法光泽,用手指肚轻轻地碰触皮革的表面,能感觉到淡淡地魔法反弹的力道。

我将这张高级皮革放在桌上,这块皮革是从蛛人督军柔软的腹部剥下来的,其他的那些都给卡兰措制作蛛人督军硬皮甲,精华的部分只是剩了这么一块。

我的魔法腰包里,倒是还有一些蛛人督军身体其他部位的高级皮革,其中包括背部的硬甲皮和各个触肢上像是铠甲一样硬壳,那些地方的硬皮因为不好处理,就被我丢在一旁,暂时没时间理会。

我对赢黎说:“我这有一些在耶罗位面上猎杀蛛人督军留下来的高级皮革,我一直想做几双重皮手套,可惜在帝都,拥有这样能力的制皮大师,实在是很难找到。”

赢黎倒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并对我说:“把它交给我吧!不过定制重皮手套的话,做之前还需要做一个手模,到时我们还要再去一次制皮工坊。”

“不是做我的手模,做贝姬的。”我指了指坐在一旁长椅上的贝姬说道。

魔法师一般都很少会用到重皮手套。

这种手套过于笨重,而且带了重皮手套之后,手指会失去灵活性,很大程度的影响施法速度。

贝姬正在和海伦娜、卡特琳娜、小艾拉坐在一起剥烤栗子,几个女孩正吃得香甜,听到我将话题转移到她身上,奇怪地问我:“为什么是我?”

我直言说:“这种重皮手套的魔纹构装适合你戴。”

贝姬眨了眨眼睛,用手指搅动着一丝绿藻一样的卷发,对我说:“我才不要,以我现在的承载力计算,只要我在提升一个等级,就可以穿成套的‘巨熊之力’魔纹构装了。”

随后她又补充一句:“更何况,我现在使用的拳套还蛮不错的。”

我没想到贝姬竟然不接受,她有自己的打算,于是就对她说:“做几副手套尝试一下,迪伦学长力荐的手套方面的魔纹构装,不会是凡品。”

听我这样说,她没有再坚持,答应道:“那就试试吧,事先说好啊,如果魔法效果不好的话,我可不会戴它!”

我和赢黎也坐到长椅那边,和大家一起剥烤栗子吃,贾斯特斯也加入进来。

到小艾拉将没有吃完的烤栗子也都统统剥掉皮,对我说要把这些烤栗子煮进明天早上的麦片粥里。

赢黎看了看夜空中悬挂一轮弯月,有些不情愿地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站在租屋院落的大门口,亲王府的魔法篷车就停在路边,月光之下的街道上冷冷清清,没有任何行人。

我胆子大了起来,忽然搂住赢黎的腰肢,将她压在魔法篷车的车厢上,捧着赢黎柔美的脸蛋,在她嘴唇上重重地吻下去,她吓了一跳,惊叫出声来,但叫声被我封在嘴里,片刻之后,她猛然将我推开,微微喘息着,脸就红得跟胭脂一样,飞快地钻进魔法篷车中,不肯再露头。

贝姬和海伦娜跟在赢黎的身后,我先一步拦在魔法篷车车厢门口,想两个少女索吻。

海伦娜将手背在身后,大大方方站在旋梯上,绝美的脸上带着微笑,俯下身在我嘴唇上嘬了一口,然后钻进车厢里。

贝姬要比海伦娜羞涩得多,她的动作也有些僵硬与笨拙,只是将软软的嘴唇贴上来,瞬间便离开

魔法篷车载着三位女孩,在这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匆匆离开。

……

小艾拉有早睡的习惯,送走赢黎之后,早早地跑回房间睡觉去了。

卡特琳娜看到小艾拉手臂还未消肿,面色不善地瞪了贾斯特斯一眼,虽然没有说什么埋怨的话,但是不高兴样子清晰的表现出来,向我要了一些冰块,追着小艾拉进到她的房间里,大概是要给小艾拉手臂消肿。

贾斯特斯一脸尴尬,对我解释说:“要想在剑术方面有些突破,不吃点苦头,我怕她很难记住,她记忆里的剑式都是在模仿卡兰措的动作,不过那些剑招都不大适合她,我只是想改一改她的习惯。”

我笑了笑,对他说:“这个我深有体会,我小的时候没少吃苦头。在没有成为魔法师之前,莱恩特也是这样对待我的,他擅长西洋剑术,所以也想让我成为剑术大师,要是让卡兰措教艾拉,怕是会打得更厉害些。”

听我这样说,贾斯特斯的脸上的尴尬才多少有那么一点缓和。

牛头人鲁卡蒲扇一样的大手拍在贾斯特斯的肩膀上,对他宽慰说:“教授剑术,就该从小就要将她的坏习惯改掉,你的出剑方式是我们所有人中棒的,好好教小艾拉吧,更严厉一些也没关系。这时候吃些苦头,总比在战场上吃好些。”

赢黎三女走之后没多久,艾丽娅的魔法篷车才缓缓驶进巷子里,并在院门口停下来。

这个时候,我正和的鲁卡、贾斯特斯三个人坐在凉棚下面闲聊。2k阅读

济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阜南县中医院

平凉中医骨伤医院预约挂号

上饶好的妇科医院

小孩晚上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儿上火
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三岁宝宝流鼻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