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艺术之城德累斯顿断点续传的辉煌环球旅行资

2018-10-30 11:51:29

艺术之城德累斯顿 断点续传的辉煌环球旅行资讯

住在古城中心,新的一天如此梦幻开场。温柔的易北河穿城而过,王宫与教堂在阳光下静静闪耀。中央老车站的阳光面包房、博物馆顶上的咖啡时间与花园中的早餐如此美妙—把每一天的生活都过成艺术,这才是真正的艺术之城。 或许在世人的印象里,德国人总是保守而刻板的,何况是属于历史上东德的德累斯顿。但和德国许多大城市不同,德累斯顿的气质低调华丽。一路上经过的风景,让人无法想象是在二战中被毁容的德累斯顿。那些被炸剩的残骸被悉心缝补到新修的建筑中,有种凤凰涅槃、浴血重生的壮丽。 易北河穿城而过,左岸是老城(Altstadt),右岸是新城(Neustadt),所有着名景点都集中于河岸两旁,这就是德累斯顿精华的一片区域。原来,曾在图册上看到的雕像与画作,并非想象中陈列在博物馆里的内容:它们就在你路过的广场中,在你眼前这座建筑的外墙上,在你吃午饭这间餐厅的花园里—不需要介绍这座城有多少间博物馆,因为整个德累斯顿城,就是一座艺术博物馆。 在茨温格宫门前等红灯的罅隙,阴霾的天空突然放晴,一辆马车哒哒地从眼前走过、太阳在对面茨温格宫顶端露脸,金色的皇冠在蔚蓝的天际中折射出七彩的光圈。 “克里斯多夫先生,这不仅仅是很美,这简直是震撼。” 一杯香槟伴明月 初夏的德累斯顿正处于热闹的季节。从5月的音乐节开始,以河岸为中心的花园、宫殿、教堂、皇宫、广场甚至街道都被美妙的旋律浸润着。并非只德累斯顿本地的艺术家,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音乐团体都会汇聚在这座城市,而音乐会、音乐剧每天都在轮番上演。这样的日子里,你常常会在路上遇到身着中世纪服装的艺术家,让人一下子恍惚是不是时光穿越了。又或者,在某座宫殿的拱门下喝着咖啡晒太阳的下午,突然就传来一阵悠扬的巴赫,千万别以为那是欧洲常见的街头卖艺,那位穿着白西服的大提琴手,说不定是某个知名乐团的首席。如果你在这儿能一直待到6月初,赶上音乐节的终高潮那就再幸福不过,从大公园到文化宫的大型游行队伍沸腾了这座原本安宁的城池,绚烂的花火、狂欢的人潮和热闹的集市,会为你刻下一辈子难忘的记忆。 那里都有音乐会在举办,这才是名副其实的音乐节。你可以去德累斯顿史上的座教堂看音乐会—建于1215年的圣十字教堂穹顶高挑,乐手奏出的音符回响在其间,真正地穿越时空而来。你可以去建于1911年的剧场看音乐剧,简约的舞台搭在古老华丽的巴洛克建筑中,那又曾是多少艺术先锋的灵感天堂。去年,林怀民的《云门舞集》受邀参演,场地设在Hellerau—那是德累斯顿闻名欧洲的花园区,搭有轨电车从南坐到北端终点,中途要穿过一小片宁静狭窄的树林,又是怎样的梦幻。 德累斯顿的夏天,黄昏在21:35分准时抵达。在森帕歌剧院看了半场德语版的《茶花女》,中场休息时,身着晚礼服的人们都会去吧台端一杯香槟,在剧院门口的石阶上聊天小憩。恰是夕阳将天边染成橙紫色的醉人时刻,造型古朴的路灯初上,广场上的骑士雕像勾勒出漂亮的剪影,这个音乐之夜,一切都很完美。 微风河岸浪漫夜 德累斯顿人的幸福并不止如此。音乐节刚结束,贯穿整个夏季的“电影之夜”(Filmn?chte)又拉开了帷幕。世界上知名的电影节那么多,星光璀璨总是吸引眼球的,德累斯顿人的电影节却是令人陶醉的—以赞美诗一般的老城之夜为背景,以温柔的易北河流水相伴,与华美的茨温格宫隔岸呼应,这是用简单临时座椅和几十部精彩影片构筑的露天电影节! 经典老片和新上映的电影自然是受欢迎的,但德国本土小成本电影和纪录短片拥有更多观众。你可以想象,吹拂着20来度怡人微风的易北河岸边,一大群人簇拥着看露天电影,这本身就是文艺片的场景!露天影院没有围墙,临时座椅整个夏天都不会拆除。自行车也可以在银幕前的道路上自由通行,人们把自行车一扔,没位子的就躺在后面的草坪上或是坐在地上。有人还自带着野餐垫、毛毯和零食,年轻的情侣们舔着冰淇淋。21点,白色的荧幕准时亮起,此时此刻,就算没有环绕立体声,听不懂标准的德语配音又如何,仰头就是明朗的星空,眼前就是全世界美丽的城市夜景,这个夏夜还能再浪漫些吗? 艺术即生活 去德累斯顿不看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就好像去了巴黎不看《蒙娜丽莎》一样遗憾。而在这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又何止《西斯廷圣母》这一幅名画?德累斯顿的博物馆实在是多得数不过来:从绿色穹窿珍宝馆到瓷器收藏馆,从茨温格宫古代艺术大师画廊到莫里茨堡,从拉斐尔、柯雷乔、乔尔乔内、提香到伦勃朗、菲美尔、鲁本斯……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一一从眼前掠过,让你沉睡的神经愈发兴奋起来。泡在这中世纪浩瀚的艺术之海内忘却了时间,总觉得一晃就到了闭馆时间。难怪克里斯多夫先生说,“你需要花整整两天时间才看得完。” 绿色穹窿珍宝馆是不包含在博物馆通票中、需单独购买门票的,但它实在是太值回票价。小小的七间“秘密”展室低调藏在一座孔雀绿的建筑里,走进去后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珠宝、金饰、象牙、铜像却高调地“炫耀”着萨克森曾不可一世的辉煌。出现在门票和海报上的金雕《莫卧儿帝国朝臣》自然是镇馆之宝,印度皇帝庆祝生日的场景被3000多件珠宝、钻石细微又生动地表现着,在它面前,任何言语都苍白。 在灿烂日光下逛博物馆的第三天,我已经开始熟门熟路地从老城广场穿来穿去,原本看起来觉得都很相似的城堡与王宫也都可以叫出名字。好像已经生活在这里许久的人,连兜售纪念品的小贩也不再当你是游客。这就是德累斯顿,一座初见有些冷淡,却又很容易将你拥入怀抱的城市。德累斯顿歌剧院是座具有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音乐圣殿,见证了无数着名歌剧的首演 延伸阅读 《西斯廷圣母》 这是拉斐尔于1512年到1513年间为罗马西斯廷教堂绘制的作品。作品塑造了一位人类的救世主形象,其初装饰在为纪念教皇西克斯特二世而重建的西斯廷教堂内的礼拜堂里,故得此名。现藏德国德累斯顿茨温格博物馆。拉斐尔笔下的圣母与中世纪的圣像画完全不同,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理想,在西方绘画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

随车吊价格
膜结构车棚
织发采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