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和股份董事长父子陷16亿借贷纠纷

2019-05-25 10:27:34 来源: 盘锦信息港

众和股份董事长父子陷1.6亿借贷纠纷

众和股份董事长父子陷1.6亿借贷纠纷

债权人起诉,向许金和父子追讨本息及违约金1.6亿,近日开庭;众和股份公告称,已通过“地产抵债”清偿

李贵民不久将与他的福建莆田老乡、众和股份大股东许金和对簿公堂。

这起诉讼,与一笔1.6亿元的借贷纠纷有关。李贵民称,2011年11月起,他分两次向许金和提供借款1.25亿元,合同到期后一年多内,对方仍欠本金、利息及违约金共1.6亿多元。

今年6月,经李贵民申请,许金和及其子许建成所持有的众和股份32.4%的股份,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由于许金和、许建成分别为前两大股东,于众和股份而言,此次诉讼关乎实际控制权更迭与否。

“出于信任”借钱

李贵民与许金和相识多年,出于信任,于2011年11月起分两次向许金和提供借款1.25亿。

“去年以来,我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中”。50多岁的李贵民说,他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头发也大把地掉,“快秃顶了”。

李贵民是福建莆田人,一直在北京经营生意。他说,压力源于“收不回债”,欠债的是同为福建莆田人的许金和。

根据公开资料,许金和为上市公司众和股份的大股东,持有8870万股,持股比例为18.5%。此前,他曾任众和股份董事长。

根据李贵民介绍,他与身为莆田企业界风云人物的许金和相识多年。“2011年11月,许金和的助手打给我,说是要借钱。”李贵民回忆称,他出于对许金和的信任,决定借钱给他。

李贵民的信任源于自己的判断,“一是因为众和股份是家上市公司,二是许金和曾是全国人大代表”。另外,2011年初,李贵民曾借给许金和一笔数额不小的钱,“到了还款的时候,对方十分爽快地就还了”。

2011年11月18日,李贵民与许金和在北京市朝阳区签订了借款合同。合同显示,李贵民借给许金和8000万元,担保人为许建成。公开信息显示,许建成为许金和之子,目前为众和股份董事长、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4.52%。

根据合同,该笔借款用途为“流动资金”,期限为6个月,借款的转出行和接收行分别为北京农村商业银行的一家支行以及莆田的一家农业银行。

据悉,这8000万并非李贵民的个人资产,而是他花了几天时间,从亲戚朋友那边筹来的。

2012年1月17日,双方再次发生了借贷关系。李贵民再次将4500万元借给许金和,担保人仍是许建成。与笔有所不同,此次借款的期限为3个月,合同规定的还款日为2012年4月16日。

据报道,2012年5月前后,一位朱姓人士曾两次分别向许金和借出资金3000万元和2500万元。担保人同样为许建成,此外还有许金注。后者为许金和的弟弟。

李贵民说,他曾在许家见到过多位上门讨债的债务人,他得到的说法是,“许金和的累计借款金额以十亿计”。

对于大股东欠债的说法,众和股份董秘詹金明对新京报表示,“我从未听说过大股东欠了这么多钱。”近日,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亦对许家借款一事进行了咨询,众和股份未做正面回应。

“风雨无阻”讨债

去年下半年,李贵民开启了“斗智斗勇”的讨债之路,并于今年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诉讼。

据李贵民回忆,在将钱出借后的前几个月,他都按时收到了许金和方面的利息,但自去年3月开始,他的银行卡里便没有新的利息流入了,合同到期后,“许金和也没归还本金。”

李贵民“一下就慌了”。而借给他钱的亲戚朋友,得到消息后,也赶忙找来要钱,“那时一天能接到几十个讨债的。”

自感压力巨大的李贵民,开始找许金和要债。“他不是跟我说‘没有钱’,就是要我‘再等等’。”李贵民称。

“为了讨债,我费尽了心思。”李贵民称,去年下半年,他几乎每天都要去许金和的家里和工厂催债,“风雨无阻”。

大多时候,到了工厂门口后,李贵民“把车窝在隐蔽处”,以防“门卫看到了给许金和报信”。此外,鉴于对方有几辆车,他还得注意“看清许金和究竟坐着那辆车出来”。

李贵民说,他堵到过几次许金和,“但往往谈不到两三分钟,许金和就说自己很忙,有事先走了”。

几次交锋下来,李贵民也有斩获,“收到了3000多万的还款”。不过,其他本金一直没有着落。

与此同时,上游的出借方,给“中间人”李贵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今年,李贵民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借款合同规定,如果发生纠纷,双方同意交由合同签订地北京的法院管辖。

今年6月14日,北京二中院对许金和、许建成所持有的众和股份部分股权进行了司法冻结。其中,许金和被冻结8802.55万股,许建成被冻结7028.46万股。

根据一季报,许金和共持有众和股份8870.48万股,许建成的持股量则为7096.39万股。6月24日,众和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冻结股份数占总股本数量的32.4%。

半年以前,众和股份大股东股权被冻结的事情曾发生过一次。今年1月,许金和所持有的3462万股、许建成所持有的2205.63万股众和股份股权,被青海高院冻结,原因也是“因个人借款纠纷”。

后来,许金和、许建成与对方签署了调解协议。6月14日,上述被冻结股份,被青海高院解除冻结。

就在同一天,许金和和许建成所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北京二中院冻结。

冻结股权后商谈

大股东和董事长股权被冻结后,众和股份未在时间披露,部分媒体和投资者质疑其涉嫌信披违规。

6月21日之后,关于股份冻结的消息,相继见诸媒体。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规定,“法院裁决禁止控股股东转让其所持股份”和“任一股东所持公司5%以上股份被质押、冻结、司法拍卖、托管、设定信托或者被依法限制表决权”,都属于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的重大事件。

直到6月24日,众和股份才发布一份《关于媒体报道相关情况说明的公告》,证实了许氏父子股权被冻结。

比这更“姗姗来迟”的是对青海高院冻结股权的披露,直到6月17日众和股份发布“解除股权冻结”的公告,公众才次知道此事。这距离青海高院实施冻结已过去近半年。

对此,部分媒体和投资者质疑众和股份涉嫌信披违规。“大股东许金和、许建成,二人均未接到相关法律文书。”6月24日的公告如此解释。

而根据李贵民的说法,6月14日,股权刚被冻结后5分钟,他就收到了许金和弟弟许金华的。李贵民称,许金华劝他“不要冻结股票”,并允诺“立刻归还3000万”。

据李贵民介绍,次日,许金华还飞到北京,两人在北京一家饭店内商谈了两个多小时,“许金华提出以3000万现金加山东潍坊的一块房地产项目换取股权解冻”。李贵民说,他拒绝了这个提议。

8月3日,许金华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否认曾有过3000万的提议。他称,他在北京想求见李贵民背后的放款人,但是无果。

李贵民说,这已不是许氏家族次提出以潍坊的房地产项目充抵他的债务。此前,许金华就邀请李贵民及其他几位债权人,前往潍坊看过此项目。

“地产抵债”纠纷

目前,双方纠纷的焦点在于,许家称已通过代付购房款形式清偿债务,李贵民则称没有答应“地产抵债”。

公开信息显示,许金华旗下的宝地置业正在潍坊市寒亭区西杨家埠村开发一个豪宅项目,占地面积约82亩。

“我们去的时候,那里大部分还是没开发的荒地,未来项目做成什么样,我们心里没底,并且对方提出的抵债价格,远比市场价要高很多。”李贵民称,他们没有答应“地产抵债”。

6月24日,众和股份公告称,“2013年3月,李某某与某房产开发商签订购房合同。双方协商同意以代付购房款形式清偿债务,许金和代李某某向房产开发商支付购房款并已全额支付。至此,许金和与李某某之间的借款已清偿完毕,李某某提起诉讼的动机不明。”

李贵民称,他认为公告所说与事实不符。许金华则称,双方当时已经签有合同,并会在开庭时向法院提交相关证据。

同时,公告还称,为消除股份冻结事项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保持股权稳定性,许金和承诺将与法院及当事人联系尽快办理股份冻结解冻手续,也不排除向法院提起异议,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李贵民说,除了他与许金华的两次联系外,自6月中旬至今他未接到过一个来自许家的。

众和股份董秘詹金明则表示,许金和已委托律师在处理相关事宜,“大股东怎么可能为了几千万的纠纷就丢掉控股权?”

众和股份公告称,根据许金和委托律师了解到的情况,对方的诉讼本金为7005.68万元。但李贵民称,加上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其诉讼标的为1.6亿元。

据悉,此案将于近日开庭。

□新京报 尹聪 北京报道

15吨洒水车价格
螺旋输送机厂家
随车吊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