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遥远的往事(小说)

2019-09-14 07:02:03 来源: 盘锦信息港

摘要:那个时代的记忆不曾磨灭,那个时代的故事告诉我们要铭记历史,珍惜现在——美丽的大家闺秀郭艳萍不顾母亲的反对和一个日本军官相恋,只能自食恶果,死在了他的枪下。 一
冀西某县城。这天,一辆黑色的汽车在路边疾驰而过,惊飞了几只觅食的麻雀。汽车开到郭氏纺织厂的大门口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胖一瘦的两个人,胖的腆胸凸肚、肥头大耳,他小心翼翼、亦步亦趋地跟着瘦的那位,看情形是个跟班的角色;瘦的那位衣着讲究,西裤笔挺,还在清濯的面上戴了一副墨镜,越发添了一分神秘。
只听胖跟班对瘦的那位说:“中野先生,这就是我们县城的纺织厂,它是郭家几辈人的心血,现在由郭夫人亲自掌管,怕是不好对付啊!”
瘦的那位中野先生说:“再不好对付,难道她不怕皇军?”
胖跟班对中野先生谄笑一下,说:“当然怕,可是这郭夫人很固执,又有些目中无人,先前我跟她没少蘑菇,总之这个老女人有点邪门!”
中野先生点点头,一副不在意而悠闲的神情,似乎不把跟班的话放在心上,两人一前一后地进入了厂内。
这一刻就有人迎上来,像是管事的,对胖跟班也熟识,那人说:“王翻译,又来啦?郭老板在里面呢!”
中野先生望了王翻译一眼,王翻译笑着说:“中野先生,里面请!”
两人走到厂内办公楼的一个房间,只见郭夫人端坐在木漆椅上,头也不抬,对进来的这两位视若无睹。中野先生向郭夫人不满地目视,看见这郭夫人衣饰虽不华丽,但是却整洁素雅。
王翻译干咳一声,开始介绍:“郭夫人,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中野先生,现在是宪兵司令部的中佐……”
郭夫人缓缓抬头,直截了当地说:“王翻译,你不必费心介绍了,我早就表明了立场,不会跟日本人合作办厂,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了!”
王翻译一脸尴尬,中野先生接茬说:“郭夫人,何必这么强硬呢!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来者皆是客,鄙人也是受皇军委派,以前只是个文人,早就听说郭夫人的精明,所以鄙人想诚心与夫人交个朋友!”
郭夫人冷笑一声,说:“我无意跟日本人交朋友!”
中野先生听了,强掩着一丝不快,说:“日本统治中国,帮助中国共荣,因此你我合作,有什么不妥?”
郭夫人这才正眼瞧中野,原来这中野先生还很年轻,不会超过二十五岁。郭夫人仍不紧不慢地说:“中野先生的中国话说得很地道,可我发现你到中国来还是什么都没学会,我就再告诉你一次,我不可能也不会和日本人合作!”
中野先生缓缓摘下了墨镜,露出已渐渐动怒却年轻英俊的面容。中野先生耐着一点性子,说:“郭夫人,我是诚心来交朋友的,您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郭夫人淡淡一笑,说:“请便!”
王翻译忙道:“郭夫人,你固执什么?你斗得过日本人?!你别不知死活,你……”
“不送了!”郭夫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中野先生气得脸色发青,王翻译一时不敢再说话。中野先生也走出办公室,手习惯性地在腰间摸住了枪。中野先生年少得志,何时受过如此待遇?他本想一枪了结了郭夫人,但是又有点踌躇。
关键时刻,一位少女蓦地从厂大门外轻轻地跑了进来,上前缠着郭夫人脆生生地叫了声:“妈!”嗓子又甜又润。
这少女的忽然出现,对中野先生来说像一道亮丽的风景,少女夺目的神采、如花的脸庞、轻盈的身段,仿佛天边洁白的一朵云、草叶上清新的露珠,那么清新明媚,以致于他连走路都忘了。望着少女,他睁大了双眼,目不转睛。
王翻译是过来人,看出点门道,也庆幸少女来的正是时候。他大声地向少女打招呼:“郭 ,你怎么才来?你妈对我可是一点情面也不留哟!”
郭 离开母亲,走近王翻译,娇滴滴地说:“谁让你惹我妈生气来着?”
王翻译就笑,指着中野先生说:“这是大名鼎鼎的中野一郎先生,在日本可是才华横溢的文人,又有财有势!”
郭 黑白分明的眼睛望向中野一郎,两人的目光一经相遇,就像电石火光一般,竟再也分不开了。
“郭夫人叫嚷道:“别跟这种人来往,我们回家!”
郭 ——郭艳萍怔了怔,清醒了一下就转身向母亲走去。
中野一郎下意识地往前几步,还注视着郭艳萍。郭艳萍回首了一次,两次,终于不见了。
王翻译讨好地对中野一郎说:“这是郭艳萍 ,今年十九岁,她的美貌在咱们县城可是数一数二的,您说呢?”
中野一郎颔首道:“没想到郭夫人有这么漂亮的女儿!”


郭家母女并肩走着,郭艳萍问母亲:“妈,这王翻译为什么老是来?”
郭夫人不屑地说:“想让我跟日本人合作办厂,做梦!”
郭艳萍惊呼:“真的?妈,您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不合作!”郭夫人斩钉截铁。
“可是,日本人不好得罪,妈,我看您还是要好好想想!”
“艳萍,你这是什么话?”郭夫人望着女儿,生气了,“我宁可烧了厂,也不会便宜日本人!”
郭 听了,噤了声,她看着母亲,一脸担忧。
中野一郎望着窗外的春意,那些绿叶嫩花,好像郭 一般美丽娇嫩。他望得入神,脑中都是郭 的音容笑貌,王翻译连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听见。
王翻译不得不提高嗓门:“中野先生,电话!”
中野一郎惊醒了,失言道:“是郭 打来的?”
王翻译心里暗笑,说:“不是,是山田少佐!”
中也一郎闷闷地接过电话,开始说起了日文。
王翻译抽空溜出去,往县城闹市走。他在前面一家成衣店,瞧见了郭 。
王翻译说:“郭 ,你好哇?”
郭艳萍看见王翻译,美丽的脸上顿时没了笑容,她没好气地说:“都是你,害得我被我妈说了一顿!”
“这又关我什么事?”王翻译诧异道。
“要不是你惹日本人找我妈合作办厂,我妈会那么生气?”郭艳萍说。
“冤枉!你们郭氏纺织厂全县城都知道,是日本人要我从中牵线,我有什么办法?”王翻译急忙辩解。
“可我妈那么固执,现在该怎么办?”郭艳萍担心地说。
“郭 ,你是纺织厂的继承人,只要你去和中野先生谈,我保证你和你妈都没事!”王翻译眨巴着三角眼说。
“我又不会谈生意,去了算什么?”郭 想起中野一郎英俊的面孔、炙热的眼神,面上一红。
“中野先生对女士和善了,尤其是你这样美貌的 ;你如果不代表你妈向日本人求和,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王翻译脸色一沉,“日本人杀人都是不眨眼的!”
郭艳萍打了个寒噤。良久,她才说:“那我现在就去找中野先生,你帮我带路!”
王翻译忙道:“求之不得!”
郭艳萍料不到宪兵司令部比她家的纺织厂还大。宪兵司令部内有一种肃杀的氛围,引得郭艳萍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这时的她不免有点懊悔进了司令部,但是已经不能回头。
王翻译带着她七走八绕,总算来到了中野一郎的房门外。
王翻译轻轻地叩门,说了声:“报告!”
中野一郎在里面说:“进来!”
王翻译嬉皮笑脸地凑近上司,说:“中野先生,我把郭 给您带来了!”
“什么?”中野一郎听闻后,吃惊过度,桌上的一个杯子被手滑到,落地而碎。
门外的郭艳萍听得清清楚楚,以为中野一郎在发怒,因为母亲得罪了他。郭艳萍心跳加速,因为心情忐忑,还有一丝羞涩。
中野一郎忙整理衣服,亲自上前来迎接郭艳萍。见门外站着的果然是自己魂牵梦萦的佳人,连声说:“请进,请进!”
王翻译识时务地退出去,并关上了门。
郭艳萍站在房内,不安地打量着四周——这是个整洁、讲究的房间。书桌是红木的,擦得油光程亮;笔筒里有各种名贵的自来水笔和毛笔,笔筒下压着一张便签,上面记录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中野一郎也十分局促,搓搓手请郭艳萍坐下,郭艳萍犹豫了一下,落座,然后说:“中野先生,我是为纺织厂的事来的,我知道您和我母亲闹得不愉快,请您不要生气,我……”
郭艳萍话说了一半,抬眼大胆地注视中野一郎,正巧与他的目光相对。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郭艳萍绯红了脸,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到哪儿了。
两人对视许久,中野一郎才说:“郭 太客气了。这件事我也很烦恼,本想过几天再处理,可是上头又不容耽误,有得罪令堂的地方,实属不得已!”
郭艳萍认真地听着,发愁地说:“那我该怎么办?”
“如果郭 能劝劝令堂,那我感激不尽!”中野一郎说。
“我会的,”郭艳萍说,“只要您不生气……”
“对你生气?”中野一郎一笑,“怎么会?”
“您真不生气?”郭 不放心地问,“您不会,不会杀了我母亲的吧?”
“我像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吗?”中野一郎忙说:“即便看在郭 的面上,我也不会这么做!”
“那太感谢您了!”郭艳萍起身说,“我该走了!”
“我派车送你!”中野一郎紧跟着起身。
“谢谢,不用了!”郭 退出来,中野一郎目送她离开后,还站着许久都不动一下。


“什么?你说你去见了中野一郎?”郭夫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见他干什么?你说!”
“还不是为了纺织厂的事情!”郭艳萍说,“中野先生答应不生咱们的气,只要跟他们合作,咱们就没事了!”
“什么?!”郭夫人诧异不已,说,“艳萍,我真奇怪你居然当起了叛徒!相信日本人,是王翻译唆使你这么做的,对不对?”
“妈,不管事实怎么样,我们都斗不过日本人呀!”
“斗不过也得斗!”郭夫人义正言辞,语气激烈而坚决,“艳萍,你不要被日本人骗了,以后你不许再去找中野一郎!”
“妈,我也是为了这个家!”郭艳萍嚷道,“上次日本人找米厂的和叔合作,就因为和叔不肯向日本人低头,结果被日本人暗杀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和日本人合作!”郭夫人瞪大了眼睛说,“艳萍,我们郭家的人宁可有骨气地死,也不能为了生存苟活着!”
“妈,弄得你死我活,这是何必呢?”郭艳萍皱眉说。
“反正我宁可死,也不和日本人合作!”郭夫人对郭艳萍说,“你也不许再去见中野一郎,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他对你不怀好意,看他的眼睛我就知道!”
郭艳萍顿时语塞,她没有想到,母亲雷厉风行,说到做到,竟然将她锁在了房中。她的一日三餐,都由女佣负责送到房间。
郭艳萍心急如焚,想出门和中野一郎再次会晤,但是,她斗不过精明的母亲。
中野一郎一连几个星期都没见着郭艳萍。王翻译找人打听到郭艳萍的情况,对中野一郎如实禀告。
中野一郎急切地说:“郭夫人竟然会这么对待郭 ,都是我不好,连累了郭 !”
他一面说,一面坐在椅子里思索。而后,他一拍桌子,对垂立一边待命的王翻译说:“叫上宪兵,我要去郭家一趟!”
王翻译忙说:“中野先生,您这样做不妥!郭 是郭夫人的女儿,郭 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如果我们带宪兵去,会吓着郭 的!”
中野一郎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说:“王桑,好在你提醒了我!我是急昏头了!”
再说郭艳萍,她心想才和中野一郎谈妥,母亲这么一来岂不是前功尽弃?趁母亲午睡,郭 买通女佣,悄悄溜出门,并拨通了宪兵司令部的电话。
“么西么西!”中野一郎接过电话,当他听见郭艳萍的软声细语,不禁欣喜若狂。
“中野先生,我在司令部附近,可是他们不让我进去!”郭艳萍娇声说。
“谁这么大胆?”中野一郎挑高了眉毛,“郭 ,请你等一等,我来接你!”说完,他急匆匆地撂下电话,离开座椅直奔司令部的大门,一面走一面叫:“王桑,王桑!”
王翻译立即迎上来:“中野先生,郭 有消息了吗?”
“郭 在外面等,你这蠢猪都不知道!”中野一郎发怒道,“要你有什么用?”
王翻译只能点头哈腰赔笑脸,两人到了司令部大门口,见郭艳萍穿戴整齐,袅袅婷婷地站在那里。中野一郎的目光一遇到郭艳萍,就再也离不开了,忙殷勤地请郭 进入司令部的大门。
郭艳萍点头说:“烦扰中野先生了!”
中野一郎说:“哪里哪里。”然后,他走近看守大门的日本兵,厉声说:“八格牙鲁!你们给我看清楚,以后郭 来,不许怠慢!”
“哈依!”那两个日本兵战战兢兢地回答。
中野一郎领着郭 进了自己的房间,王翻译又识趣地关上门,退下。
郭艳萍和中野一郎对视了一会儿,中野一郎才恍然地请她落座。
郭 道了谢,直入主题:“中野先生,我正努力地说服母亲,希望您给我一点时间!”
“这件事我并不想给郭 压力,”中野一郎说,“我也知道像令堂那样的人不好说服;现在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上头也有上司……怎么说我也不忍心让郭 为难!”
“不过,中野先生。”郭艳萍急了,说,“您是掌管司令部的指挥官,您说一句话抵过别人说十句;只要您肯放过我们一马,相信是轻而易举的事!”

共 15475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爱情传奇。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看中了郭夫人的纺织厂,中野一郎和王翻译前来和她谈合作办厂的事。郭妇人是个有骨气的女子,她宁死也不答应日本人的条件。中野一郎本想一枪了结了郭夫人,而她的女儿郭艳萍的出现,让中野一郎眼前一亮,并对她一见钟情。郭艳萍怕母亲拒绝日本人,会遭来杀身之祸,她偷偷地去找中野一郎商量合作办厂。她的母亲知道后,把女儿关了起来。郭艳萍又偷偷地溜出来,找到中野一郎,他原本就不是军人出身,大学时代的他只是一个喜欢舞文弄墨的文坛新秀。为了支持“圣战”,父亲命令他加入军队来到了中国。郭艳萍的温柔文雅令他怦然心动,而他的英俊帅气深深地吸引了郭艳萍。两个人你有情我有义,终于走到了一起。郭夫人知道女儿和日本人在一起时,气得要和她断绝关系。再说郭家佣人的儿子茂林因打日本人被捉住,郭艳萍让中野一郎出头放了他。武田知道中野一郎恋上一个中国女子后,气得火冒三丈,要让中野一郎亲手杀了郭艳萍。郭艳萍被王翻译救了,原来王翻译对她的美貌早已垂涎三尺。于是趁机占有了她一次,中野一郎知道后用枪打死了王翻译。武田将军离开之后,中野一郎又开始和郭艳萍在一起,并有了自己的孩子。当他的家族知道他的事情后,他们只承认孩子,并不认这个中国媳妇。中野一郎听后,陷入了痛苦之中。他借酒浇愁,特别是“名将之花”阿部规秀被击毙,摧毁了他的意志,他决定带儿子回国。郭艳萍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不再爱了,便设法抱着儿子逃跑了。茂林把她和儿子接到乡下老家,在那里,郭艳萍和茂林结婚,并又生下一子叫茂盛。后来,茂林参军,加入到打日本鬼子的行列。有一次,他接到一个杀中野一郎的任务,中野一郎也找到了郭艳萍,他开枪要打死茂盛时,郭艳萍为孩子挡了一枪,茂林开枪打死了中野一郎。他自己也在后来的战斗中牺牲。小说语言清新,构思巧妙,情节引人,人物感情复杂,爱恨交加。爱情来时,郭艳萍忘记了国仇家恨,投身到日本人的怀抱,弄得众叛亲离。,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儿子,她死在了情人的枪下,让人感叹。小说值得细细品味,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1 楼 文友: 2016-07-15 1 :04:42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7-15 14:10:55 感谢您的欣赏,请多多提点赐教!
2 楼 文友: 2016-07-15 1 :15:41 老师的小说,语言清新脱俗,构思巧妙独到,情节曲折感人。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人物情感复杂,爱悠悠,恨悠悠,耐人寻味。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7-15 14:12: 有机会多交流哦!
 楼 文友: 2016-07-15 1 :16:42 问候雪芙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6-07-16 15:12:58 情节发展塑造人物个性,生的过程,爱的过程,死的过程,充满人性的博斗。欣赏学习精彩小说,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7-16 20:21:46 感谢评论,共勉!儿童流鼻血
儿童中暑的症状
小孩上火怎么办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