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千亿投资想挑战57个亚投行创始国

2019-10-13 05:27:14 来源: 盘锦信息港

  日本千亿投资想挑战57个亚投行创始国

  原标题:日本亚洲投资计划难抗亚投行

  亚投行(AIIB)走完了关键三步:发起提议、吸引成员和达成“章程”,6月底前就要签约。因为中国首倡,牵动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连锁反应。尤其是美日两国,在西方盟友纷纷加入的情况下,依然不改观望初衷,并且对这一机构有了更强烈疑忌。

  亚投行份额已定,中国所占并非拟议阶段的50%,而是在40%左右;亚投行结算货币,目前也在人民币、美元和一揽子“三可之间”。这凸显,所谓中国主导,不过是中国稍微占优,亚投行体现出极强的开放性、多元性和多赢性。相对于美国国会迟滞国际货币积极组织(IMF)改革、奥巴马政府死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否决权,亚投行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开发机构,起码是世界银行(WG)和亚洲开放银行(ADB)的有益补充。

  现在情势突变。日本由观望和有条件加入亚投行,变为自开炉灶,成立类似亚投行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基金。这项大的投资计划大约为1100亿美元,设定的投资时间表为今后5年。从投资总量言,比亚投行还多了100亿美元。

  日版投资计划所需资金,是以吸引民间资本的方式来进行,希望通过人力资源开发和技术转让的目的,促进亚洲“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此举彰显日本宏大的抱负,但对抗亚投行的意图明显。其实,资本充裕的日本在亚洲和其他地区予以投资,已经持续了30多年。在日本资本为煊赫的时期,美国舆论场曾经担忧日本人买下整个美国。但是日本资本扩张的过程,也是日本陷入滞胀期的过程。一直到后危机时代,安倍首相拿出的“安倍经济学”强力药方(日版QE)也未能让日本经济全面恢复。

  由此来评价日本11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基金,或可得出四种结论。一是这种投资是日本对外投资的延续,并不值得惊奇。二是亚投行的刺激导致日本和中国的竞争,因而有任性使气的成分。三是日本投资计划具有自主性和单向性,全球化程度不高,开放性不足,因而依然是日本自导自演的资本游戏,目的是为了和中国争夺亚洲基础设施开发的主导权。四是对亚洲国家而言,有竞争未必是坏事,在亚投行和日本之间,亚洲各国基础设施建设有了更多选择。

  但是,日本这个投资基金和亚投行的竞争是不对称也不理性的。有57个创始成员国组成的亚投行,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开发性机构,亚投行不是中国的亚投行,日本和亚投行竞争不仅自不量力,也等于和57个亚投行成员作对。这显然不够明智--尤其是日本在获得美日新安全同盟关系的现实下,也等于绑架美国成为57国的对立面。

  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亚投行作为全球性开发机构,美国和日本不可能长久游离其外。更要者,美日两国对亚投行诟病多的,是怕这一机构规则不透明,治理不合规范。但从亚投行闭门会议达成的《亚投行章程》看,这一机构秉承了开放的原则,可谓利益均沾治理透明。相比之下,日本一家独断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项目,虽然立意高大上,却是日本一家说了算,依然是老旧的强势资本对弱势国家的“施舍”性投资。更要者,日本政府高企的财政赤字,日本政府不可能出资投入这一庞大的投资计划,这在日本议会也通过不了。可是民间融资,未必随日本政府的鼓点起舞,没有利益可循的基础设施建设,日本民间资本不会感兴趣。为了和中国竞争,从而和亚投行较劲,日本政府拉民间资本上阵,极不明智也不可持续。

  在中日竞争泰国高铁项目建设中,据说日本新干线胜出--因为日方提供了更为便宜的低息贷款(1%),相较于中国2%的贷款利率,泰国方面选择了日本新干线技术。看上去,中日高铁项目竞争,日本小胜一局。但这并不意味着中泰高铁合作项目没有了机会,相比日本局限于一条高铁,中国高铁项目更为宏大,即贯穿整个东南亚。更重要的是,和中国高铁技术相比,新干线速度和后续成本较之中国高铁技术还有差距。

  是日泰高铁项目鼓励了日本投入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雄心,还是日本要和亚投行竞争到底?日本忽略了一个事实,全球化时代抱团取暖才是王道,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步江湖和独创世界。

热菜
金融
游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