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气御千年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7:05:20 来源: 盘锦信息港

上篇   某个山间小镇上,路边茶摊。   “宁采,你说你什么都知道,是个万事通。那昨晚镇北千万大山里的那些光彩是怎么回事?”茶摊上一个少年,向着这个被称作宁采的人问道。   这人本想以此来趁机数落他一番,这种才发生之事,想来宁采也无从得知。   宁采呷了一口茶,摆出了说书的架式,向那伙伴望去,托着声气回答道:“谁说我不知,且听我慢慢道来…”   这天地之间是什么,也剪不断千年的相思…   千万大山,宁静湖。   宁静湖尽管在这炎热的夏季,却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冰上还泛着奇特的红光。一只乌鸦好奇的坠落在湖边,看着结冰的湖面,眨了眨眼,跳跃着向湖面走去。只听见“呀!”的一声惨叫,这只乌鸦瞬间化成了血水,只残留下了黑色的羽毛。   宁静湖上的天空,一片血色,似乎有什么禁咒,索着千万年积聚下来的戾气。湖边一束青光坠落,走出了一个身影。   此人仙风道骨,长须飘飘,宛若蓬来仙人。负手站在湖边,仿佛在想着什么。许久后才自言自语说了话,打破了这场有些异样的宁静气氛。   “一千年了,你也该解禁活动活动筋骨了吧,秋风。”随即是一阵狂笑,山林中野兽似乎受到了惊吓,齐声吼叫,震动山林。天空似乎也为之变色,风卷残云,天空已然黯淡下来。   此时宁静湖面,红光突然剧烈闪动,光芒逐渐强盛了起来。湖面的冰层突然发出了破碎的声音,接着瞬间一声巨响,整个宁静湖湖面的冰顷刻间全部粉碎!   一道几丈直径的水柱,夹带着血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连接天际。而水柱里面似乎有个人影,被包裹其中。红芒也围绕在水柱旁,使这天地万物只见也充释着强烈的戾气。   “秋风,千年了,别来无恙啊!”站在湖边的老者笑道。那水柱里面的身影似乎晃动了一下,冷冷地回答道:“齐煌,你这老匹夫害我在这湖中待了千年之久,你还敢来此?”   “秋风,想必你是在此待久了,忘了一些事吧。在我封印你之时,你说千年后等你出来,与我比试高低,我可是如约而至!”老者说完,那个人影又晃动了一下,突然间长啸一声。   伴着这声长啸,围绕着秋风的水柱轰然裂开,水珠向四面散去,打落了湖边不远处树木的叶子。接着红光爆闪,从里面走出了一个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脸方正,满面许久未修理过的黑须,带着刚强之气,自然而生。长发已然皆白,显出一副沧桑模样。   此人飞落在地,与那老者面对面站着。微风吹过,吹动了两人的须发,千年的一别,不知是仇?是恨?看来天道无情,这两人之间也如破裂之镜,互相照映着对方沧桑的脸,骤然在岁月的长河里一看,竟也是破碎的。   “齐煌,你不好好待在蓬来修炼,就为这次的千年之约么?哼!那好得很,这千年禁锢之仇我已憋了许久许久,我一定要报!”秋风恨恨的说道,眼神里充满着愤恨。   是谁?拨动了他的心弦,眼神里噙着无限的悲伤…   “秋风,你发丝都已如白雪了,变得也沧桑了。其实你还是在怀念那个美丽的女子吧!”秋风听后,原本的怒色忽然改变,显出痛苦的神色。齐煌看到对方表情后哀叹一声,继续说道:“我千年之前用[混沌冰塔]将你镇在此处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那时你为那女子好生戾气,除了杀了凶手外,竟屠杀了凶手所在村子的所以无辜的人,老人、小孩、妇女,你已将入魔道了啊~”齐煌看向了秋风,秋风也是面露痛苦之色。   那段回忆,在他心中已然磨灭不去,一生折磨不休!   “秋风,其实后来我从‘慧智老者’那得到了真像,这并不全是你的错…而是…是谁?在那边偷偷摸摸的,有本事出来说话!”齐煌看向那边的树林深处,秋风也顺着齐煌的目光望了过去。   树林里缓缓走出了一个佝偻的身影,拄着拐杖,蹒跚的走出来。此人不是别人,齐煌也认得此人,那神秘出现过的仄老翁。   仄老翁徐徐地走在他们近处停下,说道:“齐煌果然好耳力,我只是不小心踩到了一片落叶,这样就能被你发现,看来以后我得好生隐藏,以免被你这位高人所发现噢~”说完,便挤出了满脸笑容。   “仄老翁,你来的刚好,我马上要对秋风所说之事刚好跟你有关呢!既然如此我便说了。”齐煌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其实你当日发狂之时,你可能并不明白你为何如此无主。而那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有人给你下了“蛊惑咒”!”齐煌才说到此处,仄老翁心中一惊。而此时却被秋风打断话语,急道:“你是说,有人从中作梗,害我入魔屠村?那人是谁,我定不放过他!”秋风握紧了拳头,拳头之处有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仄老翁,这蛊惑咒可是你们魔道所习之术,你身为魔道高手,不会不知道吧!”齐煌看向秋风,见他面色顿时黯沉下来。秋风更是怒目向对,一股强大的戾气让齐煌脸色骤变,难道让他在这湖底囚禁了一千年,也无法根除蛊惑咒所带来的戾气?   另一边,仄老翁沉着脸,突然大笑了起来。来回拄杖缓步走动,然后停在秋风面前,笑道:“没错,是我在你身上下的蛊惑咒,这咒在魔道中几乎没人会了,可我却知道。哼,秋风,若不是你为那女子的死乱了心性,我这蛊惑咒本不会起什么作用的。”仄老翁见秋风满面怒气,依然镇定自若,继续缓缓道:   “可谁知你爱那女子太深,如今你戾气依然未尽,没想到你这蓬莱的仙道剑圣却是如此痴情,到如今了还是为那女子这般深情,可怜啊!”仄老翁又哼了一声,显出无限的嘲弄!   秋风已是怒不可扼,怒道:“你这魔道贼人,今日我便要将你碎尸万段!”秋风怒喝一声,宁静湖中突然有异光闪动,从水底飞快的飞射出一件长物,被金光包裹着。秋风起身向那物件飞去,一把抓住那物体的一端,光芒略微减弱,仔细一看,是一把长柄宽剑。此剑身刻白龙,内绕云雾,剑身极厚,约两尺之宽,分量怕是不清,浑身散发凛人气势。齐煌一看,却是知道此剑乃是世间三大神兵之一的“震天”。   仄老翁见势,心中一寒,也从袖中飞出一物,发着青光,一端吊着一白凤玉佩,发着淡淡白芒。   原来是一长笛,像是翠竹所做。齐煌看到此物却是心中一惊,赶忙向秋风道:“秋风,此物是失传已久的“大罗魅心笛”,本是大罗祖神所持之物,早已失传。不知此物怎在他手中,你可要当心应对,此物摄人心智,可是厉害的狠。”秋风听后,并无所动。   “哼,我就不信此笛能奈我何?”说罢,便持着震天仙剑从宁静湖上空俯身而下,快若闪电。   仄老翁见势也并无慌色,只见他向着右手拄着的木杖传入真力,拿着拐杖一跺。外层木质化成粉磨,里面现出一把黑铁细剑,模样甚是难看。此时,这仄老翁先前佝偻的神态已全然没有。眼见秋风凶狠的一劈就要当头,仄老翁身形迅急一闪,震天剑之下人影已无。秋风环顾四周,却见不着仄老翁人影了。      中篇   清水湖中央的小石礁上,静静地坐着一白衣女子,秀发飘飘,粉眸灵灵,淡唇含珠,肌肤胜雪,宛若九天仙女下凡,有着沉鱼落雁,蔽月羞花之美。只是此时她抱膝坐着,呆呆地望着湖面出神,眼神里有一丝淡淡忧伤。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石子掷向湖面,“咚”地一声打破了湖面的平静。只见湖面上一圈一圈地绽开了波纹,如盛开地花一般,泛着水灵灵的光。   此时湖边走来了一个男子,面形方正,有着淡淡的不是很明显的胡髭。男子向水中央的礁石望去,看到了如仙女般清新脱俗的美丽女子。他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终还是忍不住,朝那女子轻声道:“雨裳,有什么心事么?”   那女子轻颤了一下,回过神来,转头看向湖边。眼神里似乎有水灵灵的波纹,如此的美丽,让人心醉。可是等她见到湖边的男子,急忙起身,朝湖的另一边拂袖飞去。那男子向前几步,喊到:“雨裳~”   那女子停了下了,仿佛有一声抽泣,窈窕的背影里有着无限悲伤。许久后,还是一片沉默,谁也未曾说话,宁静的让人窒息。终于那女子回过头来,已是粉泪满面,他缓缓看向湖对岸的男子,哀声道:“秋风,我们不要再见罢。”才说完,便化成一道白光离去。空气中还有一滴泪迷恋在这气氛中,也许是为了那个男子。   画面扭转,宁静湖边。一男子站在湖边,背影萧瑟。此时天空中落下一道光束,走出一个仙风道骨老者,正是齐煌。他缓缓走近那男子,说道:“我已经知道了雨裳身在何处,她就在北方五十里之地的梅花小镇。”那湖边男子什么话也没回答,便化成一道金光离去。   北方五十里地,梅花小镇。   “烧死她,烧死她…”所有镇上的人都如此喊道,向着中间的火刑台上。   火刑台上堆满了柴薪,都已淋上了桐油。旁边站着一个身着道袍的术士,左手拿着几道符,右手持一柄桃木剑。正稀奇古怪的做着一法事,模样张牙五爪。   而柴薪中央的柱子上贴满了朱符,上绑着一白衣女子,模样宛若九天仙女,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晚湖心礁石那伤心人儿“雨裳”。也不知怎么被困于此处。   “今年众位颗粒无收,便是这妖女作怪。只要将她烧死,我们镇上的所有人才能有个好收成,不然就得受这荒灾饿死,贫道今日便除妖扶正,烧死这妖女!”那穿道袍的术士话语刚落,台下的便齐声叫好。   那术士见台下之情景,嘴角露出笑容。享受在这样的氛围中。便从一人手中拿来火把,丢入柴薪中,由于淋了桐油,火势猛地窜起来。那白衣女子雨裳受着烈火之刑,面色极为痛苦,有加之柱上符咒,不多时便觉全身无力,被热的晕死过去。台下面众人更是欢呼。   “轰!”一道巨雷劈下,台上的一圈柴火被炸飞。从天空中一道金光落下,现出一个男子,此人正是那天湖边的男子秋风。他赶忙解救下了那白衣女子雨裳。   “雨裳,雨裳…”秋风急切的喊着,可是回答他的只是那女子的沉默。他使劲地摇着那女子,依旧没有反应。这时,那白衣女子雨裳在他怀里渐渐变虚,化成一彩蝶,留恋一会儿,纷纷飞走了。   是什么如此撕心裂肺的痛?是什么断了侠客的柔肠?这世间果真如此的无情、残忍。   “雨裳”这个名字在谁的心头成了无边的疼痛、遗憾…可惜天道本是无情…一切的一切都将淡去,但这不会是结局。   那天,此镇的天空,血色笼罩,有路过者见满尸遍也,回去后一病不起。   ......   “啊!”秋风仰天长啸,千年前的往事突然在脑海里历历在目,怀抱中化成的一只只彩蝶,血色的杀戮,老人、小孩们的哀嚎…“啊~”是什么如此沉重,如千均巨石压在心口,无法呼吸的感觉。   哀乐依旧在宁静湖边的树林的不知处响起,飘荡、飘荡…七煌已飞在远处的山头静观其变,这大罗魅心笛也是他无法抵挡的。   秋风已渐入疯狂,“雨裳~”这个名字在他脑海浮现,心底里深的思念一触即发,就要哭泣了啊,天空骤然变幻,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打落在这伤心人儿的脸上,突然他眼中红色爆涨,一股强大的戾气使林中的仄老翁,连远山站观局势的七煌也心中一颤。   “这…是魔道的凶主之气…糟了?”七煌哀叹道。   仄老翁突然感到一阵心慌,魔道凶主乃是魔道的领军人物,之所以可以统领魔道,就是因为魔道凶主之血色戾气,乃是世间可怖之力,而被奉为凶主的必是在这血色戾气中的霸主。   可是如今魔道已一万年没有了这等人物了。而如今秋风被大罗魅心笛勾起这千年回忆后,突然就散发出了这可怖的血色戾气,难道秋风一代剑圣便要从神仙之道沦为魔道殊途,若真是这样,魔道借秋风兴盛起来,以他一代剑圣之力加之血色戾气,天下怕是将有大劫,如此而来又要重演万年之前的混乱时空。这般的话又是生灵涂炭,而作为弱的人类,将是一场生存的考验。   仄老翁虽然心中惧怕,但是一想自己的魔道将可能有一代新的魔道圣主,心中甚是欢喜,万年来,我魔道终于可以翻身,立于世间之领。只是如今得想甚麽办法,引那秋风入我魔道,仄老翁突然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看来有了办法。   秋风发狂之际,拿着震天傲立空中,眼里红光大作,身上也被红光包裹着,落下的雨水也似乎是血色。他狂吼一声,剑指苍穹,空中漫天黑云涌动,不久成了一个巨大漩窝。此时黑云中一道巨雷劈在剑上,与剑化为一体。天空电闪雷鸣,风气云涌。   仄翁感觉不妙,停下笛声,收起黑剑。化成黑光,冲出树林,那知被秋风瞧见,只听秋风又是一吼,一道闪雷凌空劈向仄老翁,仄老翁急忙一闪,左臂被击中,心中暗自叫苦。实在无法,他右手一甩,一片黑色云雾遮住了仄翁身影。   秋风更不放手,又引几道巨雷劈下,却见黑雾中没什么反应。便左手一挥,一道红光射出,打散黑雾,只见此处已无仄翁身影,只有地上有些许血迹。秋风仰天长啸,无数的雷劈向湖边树林,皆化为了焦炭。   …   尾声   时光转,今夕何年...   天剑门祭坛。   一把巨型石剑耸立云中,剑身藤蔓密布,绿影环绕,缠绕着伫立了万年已经饱经风霜的残躯。却依然刚定如一,昭示着万年不曾作朽的诺言。剑脚下,梦牵萦绕千年的白衣女子就站在那里,定格了绝世的容颜,让人爱怜,甚至是震人心魄的美丽。无人知晓,也无人了解,这一等待便是千年之久,但却不曾丝毫消磨她的容颜,在她的脸上爬上哪怕一丝丝的皱纹。   “秋风,整整千年了,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吧。”言语之中有着许多怨恨,恨他不知千年的等待与相思是多么的令人痛苦,恨他不知千年的等待与相思都无法唤醒心上人儿的彻骨寒心。   “雨裳等你了千年,只想再看看你,难道...难道...”如玉的脸庞上两行晶莹的泪悄然划下...泪里谁知千年相思苦...难道这也是种奢求?   泪水划在玉面上划出光亮的泪迹,也许只是这瞬息之间不知要哭断多少人的心肠,又有多少人怜惜哀叹,可是死一般的寂静中无人回答,只有自己的艳影孤单成双。 共 514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不孕不育的治疗
昆明研究院专治癫痫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