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 第622章 过关

2020-02-15 20:43:33 来源: 盘锦信息港

道 第622章 过关

“国公进去自然有人迎接,奴才就只能送您到这了。”

看着近侍脸上的笑容,萧晨目光微闪,直接点了点头,未曾多言大步向这殿中行去。

入了大殿,便见首位安坐一人,正是戎国主涒元。虽然心中已有了预料,但萧晨脸上依旧露出惊色,拱手行礼,道:“臣不知国主在此,有失礼冒犯之处,还请国主莫要怪罪。”

戎国主笑着摇头,“孤暗中来此并未使人告之与你,你又何错之有,起来,坐。”

“谢国主。”

萧晨起身,在下首一处落座。

公爵在身,国主面前有座,这是正常。

“今日孤王封你为青云公,萧卿是否满意?”戎国主目光扫来,淡笑开口。

萧晨拱手,道:“臣心中原本并无封公奢望,能得侯爵已是天大的赏赐。今承受国主大恩,日后定当竭尽全力,为国主分忧。”

戎国主满意点头,对萧晨沉稳恭谨的态度极为满意,但此刻脸上露出些许思虑之色,一时间却未曾继续开口。

萧晨心中隐隐猜测到他此来所为何事,心中也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策,神态安然坐在下首,静待戎国主询问。

半响后,戎国主轻咳一声,方才缓缓开口,“萧晨,当日柳烟馆中针对燕明月的刺杀,可是你一手策划而成?孤要听真话,你如实告诉孤,莫要隐瞒。”

萧晨脸色一变,直接起身拱手行礼,“国主,当日萧晨前往柳烟馆乃是一时兴起,绝非事前策划,否则何至于被那大秦之尸重创,差点葬送了性命,这一切只能说是巧合。”

戎国主脸色不变,目光落在萧晨脸上,“以羯国现下的状态,岂会真的如此愚蠢。密谋出手刺杀燕明月,无异于自掘坟墓,孤想不到他们有出手的理由。”

“国主,或许羯国使团与臣一样,都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无论秦尸还是魏国死士,其真正的目标就是燕明月,否则臣也想不到合理的解释。”

“燕明月传燕皇令谕阻止两国交战,断我戎国晋升之路,与秦国、魏国无干,他们为何要派遣此刻前来暗杀与他?”

“这点便不是臣所能知晓的了,或许其中有臣与国主未曾察觉的隐秘。”萧晨微微皱眉,脸上露出思虑之色,半响后缓缓开口,“国主以为,燕明月堂堂造物圆满修士,又被燕皇指派来我戎国传旨,真的会是一个如他表现一般的浪荡大燕宗亲,在我戎国中混迹游荡收取好处?臣一直以为,此人深藏不露,此番一直滞留不肯离去,其中必有深意。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引来秦尸与魏国死士的刺杀。”

戎国主脸色微变,燕明月游荡戎国不肯离去,他心中并非没有怀疑,也曾派人暗中监视却一无所得,今日听得萧晨提起,心中不觉多了几分凝重。

燕皇天使。

大秦之尸。

魏国死士。

若当真如萧晨所言,他们暗中纠葛隐藏着某种秘密,那么这件事情必然极为重要!

能够劳动三大帝国派遣修士而来,甚至不惜相互杀戮争夺...戎国主心中微动,突然想到很久远岁月前的一段传说,有关消失了很久的远古仙域...

如果真的是于此有关,那么此次,或许真的是他多想了。

而且从头至尾,他一直在消息观察着萧晨的神色,虽然有震动却绝无半点惊慌,眼眸保持着绝对平静,在提及燕明月可疑处时还能做到冷静的思考。这种表现,都证明他心中坦荡,并无隐瞒。

一念及此,戎国主心中微松,肃然脸色也稍稍化解了几分,道:“事情也许当真如萧卿所言,若当真是如此,孤王怕是也要派人好好的查一查了。”

“今日询问,既是想要解开心中困惑,也是提前心中有个准备,万一燕皇对此事怀疑派遣天使前来调查,孤也担心此事会牵连到你。”

萧晨面露感激之色,“劳国主挂念了,臣问心无愧,即便燕皇派人探查,臣也没有半点畏惧。”心中却大大松了口气,他早料到会有今日,眼下也算是勉强过关。至于所谓的燕皇遣人调查,不过是一个说辞罢了。如今全天下都认为是戎国诬陷了羯国趁机将其吞并,燕皇若是不想彻底激化与戎国间的矛盾,逼戎国主起兵生事,最多就此事稍加训斥,必然不会多此一举。

“呵呵,今日却是孤的不是,萧卿大喜之日说这些破坏兴致之事。”戎国主脸上恢复了温和笑容,“你且坐下,孤再跟萧卿谈一些正事,乃是与你封地有关。”

“诸功臣封地都已划分完毕,唯有你的不好决断,内阁大臣议了几次也没有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章程来,今日孤此来也是想要询问一下你的意思。”

萧晨落座,闻言拱手开口,“不知是何事,竟让国主如此为难?”

“孤思虑再三,觉得以你的功劳,即便是赐下十五颗修真星为领地也不为过,但毕竟要顾及朝中大臣感受,还有呼雷的脸面,因此只好将你的封地削减一等,降为十二颗。削减了领地,孤对萧卿已是有所亏欠,所以便令内阁选出十二颗中品修真星作为萧卿的封地作为补偿,但事情就出在这里。”

“吞并羯国星系,我戎国节制下共有一百零六颗修真星,其中中品仅八十七颗,眼下能够勉强连成一体凑足十二颗的唯有三处。一者是戎国旧都凌源星与周边十一颗修真星。一者是羯国旧都天元王星与周边十一颗修真星。三者则是在羯国边缘,靠近荒外星域的区域,有一座十颗中品修真星的小型星系,其中还有四颗下品修真星与一些无人废星或者矿物星球,也能勉强抵得上十二颗中品修真星。孤王的臣子们决定不了要赐予你哪一处,所以孤想要知道你的意思。”

戎国主缓缓开口,面露为难之色。

萧晨缄默片刻,似是在快速思索得失,片刻后方才开口,道:“国主,若是让臣来选择,臣选择羯国边缘靠近荒外星域的封地。”

语态肃然,显然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戎国主目光微闪,伸手轻轻敲击着椅背,“说说你的理由?”

萧晨行礼,沉声开口:“凌源星乃是我戎国旧都,不管如何终归曾是国主亲掌之地,赐予臣怕是有诸多不妥,会引得朝中大臣非议。而羯国旧都,近乎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若臣真的选择这处封地,也必定会在国中引起波折。既如此,臣自然只能选择第三处封地。”

“这些话内阁的人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孤不想再多听一次,孤要的是你心中真正的想法。”戎国主摆了摆手,脸上隐隐露出几分不满之意。

萧晨微微苦笑,拱手开口,“既如此,臣就只好实话实说了。当初为将萧字部彻底掌控在手,臣不得已采取强硬手段将国内各方势力插入其中的力量尽数拔起,如今臣虽然受封公爵得国主器重,无人胆敢与臣正面为难,但暗中的算计手段怕是免不了的。如果真的以凌源星与周边修真星为领地,臣怕是休想过一天的安生日子。至于天元王星,这个地方更是不能选,虽然如今羯国已经不复存在,但一些老势力还是会保留下来,臣怎么也算是为羯国崩溃出了大力的,到了那里,下场可能比在凌源星还要更加凄惨一些。三处地方,选来选去也只有靠近荒外星域的小行星系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偏远荒芜了一些,但羯国遗留旧势力最少,臣立稳脚跟也能更容易一些。”

戎国主微微点头,“就只有这些?”

萧晨脸色瞬间化为肃然,恭谨行礼,“最先所言也是缘由,想必内阁处的大人们议出来的结果多半也是让臣去这偏远星系,或许国主心中不忍才未曾决断,但臣绝无半点怨言!”

“若无国主诏令,臣便无法顺利投军,也就没有了今日的一番功业造化,这些尽皆是国主赐予,臣愿为国主守护边疆!若有机会,甚至能攻入荒外星域,开辟新的星域,继续为国主开疆扩土,以报答国主大恩!”

这一番说辞坚定有力,掷地有声,萧晨脸上神色诚恳,十足忠君爱国之臣的形象跃然而出。

以戎国主多疑心性

,此刻也忍不住微微动容,脸色越发柔和了几分,“萧卿,你可要思虑清楚再做选择,荒外星域危险无比,不仅存在着各种凶兽,还有域外之修横行。此处星系虽然品质不错,但羯国执掌以来便饱受荒外星域的骚扰,根本未曾将其开发出来,不得不常年驻扎大军,疲累不堪。若你真的选择此处,恐怕便不能有半点安然享乐了。”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臣为国主之臣,便理应为国主分忧解难。既然边境不稳,臣更不能因此而选择退缩。”

“请国主允许,将这边远星域赐予臣为领地!臣保证,只要臣在一日,便为王国屏障,必定让域外势力不得进入我戎国境内半步!”

萧晨沉声开口,深深行礼。

戎国主沉吟良久,方才缓缓点头,“好!既如此,孤便应允萧卿所请。希望萧卿可以勤勉自持,莫要辜负了今日豪言以及孤王的器重!”

“臣必倾尽全力!”

“封地事宜暂且告一段落,如今时间已耽搁了许久,距离午宴时间无多,孤先行离去,萧卿换好国公华服后,自然会有近侍待你前往宴饮大殿。”戎国主起身,迈步离去。

萧晨恭谨行礼,道:“恭送国主。”停顿片刻,待戎国主彻底远去后,方才缓缓抬首,神态平静,心中却是一片凝重,手心微微潮湿。

#####

关于大千界的设定,看到许多道友的不满与失望,我觉得还是应该说两句。

大千界“国”的设定,是包子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想好的,这点从萧晨继承多罗娜迦族血脉,出现大宋国字眼时就能看到。

在我构想的世界里,大千界是远比小千界恢弘浩大的世界,以修真星为单位,乃是一方无比广阔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各种修真资源比较小千界、蜉蝣界高出无数倍,再加上近乎无穷无尽的疆域,才能涌出数之不尽的强者。在这个世界中,寿元、瓶颈、心境都不足以成为制约修为提升的关键,唯一重要的只有资源!

修道之路,愈上愈难,再进一步需要损耗无比恐怖的修道资源,所以包子才想出了“杀生求道”“创建神国”的路子。杀生求道不多做解释,创建神国,便是在大千界中,坐拥亿万疆域,手掌亿万雄狮,汲取无尽信仰,汇聚修真资源为己用。而想要做到这点,便需要通过战争。所以包子才在这一部分加入了相当分量的战争戏份。

因为战争中,才能让萧晨畅快的进行杀生求道,才能在最短时间内站稳脚跟,创建出自己的神国。或许正如一些书友所言,这就不像是他们想看的玄幻文了!但玄幻文不一定只能是修士个体间的厮杀与争夺,至少在我设定的大千界中,修士个体的力量在未曾达到巅峰前便不是最强。

这月惨淡的月票已经证明了大家的不太接受,作为写手,我会尽量考虑书友的意见,所以包子会尽量压缩战争的环节。但大千界中,修道唯“争”“夺”两个字,战争是不可缺少的部分,只能将其简化。

这月已经月末了,希望新的月份可以走出低潮状态,继续为大家写出跌宕富有激情的故事。

ps1:此部分不在收费内容。

ps2:再求月票,给点改变的动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