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神尊 第九百六十章 登巅

2020-01-16 18:01:07 来源: 盘锦信息港

武道神尊 第九百六十章 登巅

第九百六十章登巅

那道金光闪现得突兀,几乎是在霎那间一闪而逝。金光璀璨,哪怕是短短一霎那,突兀绽放的光简直是充塞天地,烈如日阳,让得很多人都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而当金光消失,天空上挥洒下来的光雨却是尽皆消失,不复存在了。

“咦,他无恙!”

霎那,诸多人都是看清了状况,秦鸿顺利踏上普陀山,朝着山巅正以飞驰的速度奔去。

“怎么可能?光雨呢?他怎么挡住的那些光雨?”人群顿时哗然,有些不可思议。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过那些光雨的可怕,至尊都有可能会被重伤。

“奇怪!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无数人震撼,发出了疑惑,却没人能够给予回答。人群中的沈碧嫣松了口气,嘴角微抿,像是想到了什么。

世人可不知道,秦鸿有着一件圣人法宝……

普陀山,秦鸿登临山体,顺着陡峭山岩朝着上方飞驰攀登。身形似猴,如电而起。距离光雨挥洒不过呼吸间,他已是顺利攀上百丈高。

“轰隆!”

眼看着秦鸿继续攀升,普陀山再度轰鸣,一片灿烂光幕压顶而落。光幕闪耀,内部发出激烈的铿锵声。让得秦鸿抬头,顿时倒吸冷气。

那是一片刀剑之气,纯粹以赤王精血衍化出来的。刀芒或厚重,或深沉,或杀戮血腥,剑气如虹,似惊涛,铺天盖地而来。论气息,比起早前的如瀑血雨又要强盛一倍。

“我的娘诶!”

秦鸿都是脸色一白,瞳孔紧缩,眼瞅着刀剑之气镇压而落时,他眉心裂开,一道璀璨惊世的金光倏然爆闪,撑开了一方天宇。那些刀剑之气滚入金光之中,瞬间消融。

霎那间,金光如潮水回收,只余下一片灿烂余霞,震惊着世人。刀剑之气几乎是在一个照面就消失,诡异得不可思议。

但世人哪知道,秦鸿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般轻松。因为湮灭那些威胁的不是他有什么特殊手段,纯粹就是以康庄金殿那件圣人道宫将那些威胁全都吞进了金殿中。

康庄金殿乃是圣人法宝,小可如尘埃,大可如星域。所以,其内部空间可以无限衍化,扩大到形如真实宇宙。收拢那些威胁自然轻而易举,哪怕赤王精血再恐怖,也破不开圣人法宝。

然而,赤王精血终究非是凡物,即使破不开金殿防御。但那般多的精血气息在内部汹涌,不断冲击着金殿四壁,发出滔天金芒与轰鸣声在秦鸿识海中翻滚,掀起滔天狂浪,震得秦鸿的元神都是剧烈摇晃,大有摇摇欲坠之势。

所以,别看秦鸿表面无恙,以飞驰的速度继续朝着普陀山巅进发,但他的识海元神却是进行着天人交战。元神发光,始源火汹涌,镇压着康庄金殿,抗击着内部的赤王精血。

除此之外,秦鸿也算是拼尽底牌,康庄金殿镇压赤王精血,若无法炼化,那么一旦遇到危险,秦鸿显然是没法再继续藏入金殿中避险。

世间事,有得也有失。想要获得巨大收获,自然也是需要承担无尽风险。现如今秦鸿陷入险境,司徒圣族的大部队随时都会杀来。缺乏了康庄金殿做保险,那么他自然是无法再确保安全。

生死皆由命,富贵自在天。

秦鸿不曾犹疑,既然已是做下决定,就断然不会后悔。他加快速度,冲天直上,迅速的与山巅拉近了距离。

“轰隆!”

又是一片光雨洒下,光雨浩瀚,稠密如瀑。但压顶而落,那一点一滴晶莹光雨则是直接衍化出一头头太古凶兽。

貔貅、饕鬄、穷奇、狴犴、真吼等无敌巨凶。皆都穷凶极恶,从天压来,不止一只,而是一群,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绝对可以将至尊轻易撕成粉碎,连得元神都不会逃遁得出。

“给我收!”

秦鸿无可奈何,只得咬紧牙关催动康庄金殿。他眉心裂开,金光再度爆闪,倒灌苍穹,更为璀璨,像是可以映照诸天。一头头太古凶兽,盖世巨凶全被金光包裹,最终倏然消失。

“又没了!”

世人都是看傻眼了,不明真相的他们觉得很神奇,看向秦鸿的背影就更是敬畏。甚至一些原本目露贪婪的家伙也都是戛然止步,轻易间不敢贸然靠上前去。

“咻!”

秦鸿如离弦之箭冲天直上,距离山巅仅有呼吸之距。只要一个呼吸,他就可以顺利的跨进山巅。

普陀山血流成河,猩红的血迹斑驳,染透了普陀山,让得整座山体石质都已是变作了猩红,红得耀眼,红得渗人。

秦鸿越靠近山巅,那种猩红就越是璀璨,越是晶莹,闪烁着血光,像是富有勃勃生机一样。他践踏着石壁,踩着那些猩红血色,偶有波澜荡漾,如同水幕。

渐临山巅,整座山体忽然剧震,山巅掀起了大浪潮汐,如海啸般恐怖。这突兀起来的波动,让秦鸿变色,像是浩瀚大海颠覆,山洪决堤压盖而来。

全是血色!

无尽猩红充塞眼球,大浪潮汐压顶而来,洪潮海啸崩碎云雾,撕裂长空。秦鸿哪怕有着康庄金殿镇守,都是忍不住的心神大骇。

那海啸般的血浪打来,发出轰鸣声,内部似有雷音,也似有火山爆发的恐怖动静。滚滚而动,临面之时,内部诸般异象爆发,或群魔乱舞,或日月沉沦,或星空黑暗,或山川塌陷。每一种异象都蕴藏着大恐怖,形如灭世一样。

秦鸿倒吸冷气,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催动康庄金殿。浑身真元滚滚汹涌,灌入金殿中,他再也顾不得藏私,直接将金殿化大成山岳,当即压顶而落。

“收!”

秦鸿运转金殿,殿门大开,内部发出滚滚旋转的景象,像是盖世巨凶,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吞噬一方天地。普陀山的无边血色全都朝着金殿倒涌而起。

恐怖!

景象骇人!

无穷无尽的血色汪洋倒灌苍穹,源源不断的朝着康庄金殿汹涌,直接被灌入内部空间。那尊金殿爆发出亿万金光,形如金色烈焰,照耀日月苍穹。金殿四壁表面则是浮现起一道道纹路,散发着惶惶圣威,盖压天地,让得方圆十万里地都是倍受震动。

遥远之地,浩瀚区域间有着大批的人马游荡,铁马金戈,肃杀之气足以撕碎虚空。足足数千人,汇聚在一起。突然皆都抬头,似乎不约而同的感应到了什么,纷纷朝着普陀山望去。

入眼处尽是一片浩瀚金色,像是自天边尽头传来,金灿灿的光映照得天地都是化作了金黄,如烈焰汹涌,熊熊燃烧要塌陷苍穹般。

“好可怕的气息,是圣人气息!谁人在那?”

队伍中传出一道声音,穿着黑色铁甲,骑着一头凶兽坐骑,像是这些铁甲天兵的队长。但其嗓音苍老,带着一种被岁月腐朽的气息,可知其年纪不小。

“那是哪里?”

一位铁甲天兵的队长转头看向了身旁的昂藏中年问道,中年身穿虎皮棉袄,头戴虎皮帽,身躯昂藏。但在这些铁甲天兵面前,如此人物却是有些萎缩,神色充满了惶恐。

殷朗天自从被带出天狼帮营地,这么久以来一直都在提心吊胆,心神彷徨。当初为了借这些人之手报复秦鸿夺走至尊遗蜕的恨,便是捏造了事实,将秦鸿告知了司徒圣族。

结果谁想被直接带走,跟着司徒圣族的大部队走了好一段时日。他一代帝尊,原本在九千万里路外围算是一方豪雄。可自从与司徒圣族这些人相处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每一个铁甲天兵都是杀气凛冽,哪怕修为皆都是圆满帝君,但无不给他一种疯狂杀戮的恐怖。甚至,只要殷朗天想死,他可以确信,这里的每一个天兵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撕成碎片。

是的,有这么强大,圣族的天兵就是这么强大,强大到殷朗天都是难以镇定,惊恐万分,不得已每日提心吊胆。深怕哪天会迁怒了这些家伙,最后被噗嗤撕碎。

如今的殷朗天,别提心头有多后悔了,早知今日,当初弄死他也不敢捏造事实,直接说不认识多好,说不定能够避过一劫。

可惜,世间无后悔药,不存在这些。殷朗天只得老实巴交,颤颤巍巍的回答着司徒圣族的每一个问题。此刻又听到队长询问,他当即点头哈腰的回答:“回前辈的话,那里是普陀山,昔年盖世魔君秦毅剑诛赤王之地。”

盖世魔君秦毅,世人皆知。赤王之威,昔年更也名动一方,名震天下。只要一提,自然满场人皆都有所耳闻。

“去看看!”

天兵中那位嗓音苍老的天兵开口说道,天兵队长顿时大手一挥,全体队伍转向,齐刷刷的朝着普陀山方向滚滚进发。

而此时的秦鸿并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司徒圣族的五千铁甲天兵朝他杀来。带着天罗地,胸藏无量杀机,要誓死将他擒拿归族。

普陀山巅,秦鸿与赤王精血展开了终极一战。因为,随着康庄金殿无限吞噬赤王精血,最终那浩瀚血浪中突兀的凝聚出一道虚影。

赤发如血,锦衣裹身,身躯修长伟岸,面容狂傲,似能傲视天地。其瞳孔如日阳,喷薄无量神火,如有日月星辰在其中沉浮交替。

赤王!

这是赤王残念,藏在赤王精血中不曾湮灭的残念。并无本身意识,只是一种执念凝聚出的残念,就像是昔日秦鸿烙印进神秘骨玉中的残念,毫无生命气息。

但赤王何等人物?有着盖世风采,昔年的绝世高手,哪怕只是一缕残念,却也有着不可想象的威势。尽管没有生命气息,但却也有着战斗本能,昔年赤王的战斗技巧,全都保存着。

那是其精血残存的念想,此刻受激而发,凝聚出形如真身的血色虚影。毫无二话,一声咆哮,即是带着无边火海朝着秦鸿扑杀了过来。

本书来源:..

北京市通州区老年病医院预约挂号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南阳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镇江白癜风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