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仙途浩瀚 第六十一章 第一人2

2020-02-15 20:42:25 来源: 盘锦信息港

女配仙途浩瀚 第六十一章 第一人2

“小辈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听闻此话,那老妇也怒了,“第一人?还真是狂妄之极,你有什么能耐做这第一人!”

“老君不必着怒,”魏生嗤笑一声道,转而清冷地看着池桑落,“仙子自来便开始诽谤我易押阁作风,尔后又胡话连篇,不但指责我鼎濙先辈留下的规矩,还说出这般大言不惭的话来,既惊扰了易押阁的贵客,又使我易押阁蒙辱,事到如今,我也不能轻饶了……来人!把此女带下去!还有查出是谁放她进来的,一律严惩不贷!”

此时,刚巧有一紫衣女修入内,见到这个情形先是一怔,旋即寻觅到魏生,便悄悄走近,轻声耳语,魏生闻言先是蹙眉,紧而点了点头,回过头来朝池桑落冷笑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胁迫我易押阁的人,看来这一次,说不得我魏生也要留留人了!”

“魏管事?”桑落好笑,“原来这就是堂堂鼎濙易押阁一位管事的作风?”

她随意扫了一眼四周准备押解她的人,浑不在意地回眸,直视魏生,“我就在这,不动分毫

,若我此来真是惹是生非,那么现在也是羊入虎口,束手就擒了,难道我真傻到还敢和这么多化液期修士争锋较量不成?”

“我说过,我此来只是为了讨一个公道。不过之前通道内我所传言辞确实过激,虽是为了引起各位前辈的注意,但有损易押阁声誉之处,是我的过失,我不为自己辩解,这一点,我道歉。我承担!”她轻轻一礼,此举一落,这些化液期修士皱眉之下俱是沉默。两侧准备压制她的人也不由一愣,有些不好下手起来。魏生冷冷地盯着她,看她耍什么花样。

桑落慢慢抬起头来,含笑看着面前的人。

“管事何必生恼?若我真的是存心对易押阁不敬,就不会一人前来闹事了,否则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我何在上风?”

“一个人之所以无畏,除了自身原因,也与对象有关。若您易押阁的人都是鼠肚鸡肠、器量狭小之辈,我有何倚仗敢来大言不惭?就是因为这鼎濙易押阁是闻名的海纳百川、博采众长,我才敢前来,也才敢说出刚才那番话来……否则一个再有才能再有本事的人,遇不到伯乐,也终归是泯没众人矣。”

她温静一笑,声音如玉石轻叩,字字清脆弘亮,“这天下易押阁并不只这一家,可我却单单只选择了这一家。也只会选择这一家!若我有倚仗,也是仗着这鼎濙易押阁善于纳贤纳才,我信任这一点。才敢堂堂然站在这!”

“好!”

几乎是池桑落的声音一落,这突兀的“好”字便倏然而起,声音骤然盖过了一切,令得众人都不由回头,而脸色阴晴不定的魏生,也一惊之下,骤然回身,看到那身着玄紫长袍,身姿挺拔五官精神的男子时。立刻躬身道:“阮……”

来人抬手挡住了他的话,一双精明灼亮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池桑落。笑着走上前来,一见到此人。这四周的化液修士都面露恭敬之色,见那人走到池桑落前面,打量了她一眼便笑道:“仙子如何称呼?”

“晚辈池桑落。”

“在下姓阮,是这鼎濙易押阁中的三阁长老,仙子刚才的话把我鼎濙易押阁着实恭维了一番,倒叫阮某也不得不出面了!”…

“阮长老,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男子一笑,“海涵好说,不过我们还是要就事论事,听了刚才仙子的话,在下可以确认仙子不是来闹事的,不过在下倒是好奇了,仙子有什么自信以为我易押阁一定会容纳你这个‘才’?我鼎濙易押阁多年来积累的名气也不小,前来自我举荐的人也不少,如仙子这般口气狂傲的,阮某还是第一次见到,也实在忍不住好奇,仙子凭什么能耐说出那番话来?”

他说着,慢慢挺身,笑着看了看众人,拱手道:“在场诸位道友都能作证,若这位仙子的话真的有理有据,足够让我易押阁破例,那我易押阁也不能小气,今次,就破了这个例!这位仙子想要什么,我们都能应允!不过若是她说不出什么来……那么我易押阁也得以儆效尤,让其他蠢蠢欲动的人都知道,我易押阁绝不是可欺之地!”

“好!阮道友放心,今日我们既然遇见了,就作了这个证!”

“老夫也来作证!”

“小姑娘放心,我们也不会偏袒,只要你足够让我们信服,我们替你撑腰!”

“好,”桑落微微一笑,一一看过众人道,“多谢各位前辈,既如此,晚辈就失礼了。”

她静静地回视那阮姓长老,嘴畔含笑道:“我并非举荐我自己,只是觉得易押阁有利不图着实可惜,我此来,就是为了呈上一份大利!”

这句话,既是狂妄,却也不失诱惑。

阮姓男子剑眉一挑,感兴趣道:“什么大利?”

“在场各位前辈或许能够一目了然,晚辈还是入灵期修为,如今的境界与化液期只差一步之遥,不过这一步,却着实为难了晚辈。”

“晚辈并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之才,相反,晚辈的资质与一般修士相比也有差距,晚辈是半玄骨资质。”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看着池桑落的目光也不由带了一丝纳罕和好奇。

阮姓男子也在微一皱眉下,更认真地听起了池桑落说话。

“说这些,不是自卑,也不是炫耀,而是证明,证明晚辈这一步步走下来,确有自己的能力,接下来的话,并不是夸夸其谈,如今当着前辈的面,晚辈也不怕自大……虽然晚辈资质不高,却不甘停于入灵境界,晚辈不自量力。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冲破化液境界!”

这话一落,所有的声音全都沉静了下来!

一双双眼睛。满是愕然震惊地看着池桑落,那眼底有嘲讽有好奇也有惊叹。谁能想到,这个小女子不直接回答阮长老的疑问,说出的,竟然是这样骇人听闻的话来!

什么叫想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冲破化液境界?

这人是失心疯还是另有什么倚仗?

人们惊奇不定,那角落处安静的白衣少年,也难得露出了意外之色,眼眸认真地看了那黄衣女子一眼。

“仙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阮姓男子紧皱眉头,想了想又道。“且不论这件事究竟能否办到,仙子所为之事,与我易押阁何干?”

桑落微微收了口气,诚恳坚定地看着男子,平和一笑道:“我没有什么倚仗,凭我自己想做这件事有一定难度,所以,我需要帮助。”

“你凭什么以为我易押阁会给你这样的帮助?”阮姓男子毫不相让,语言锋利道:“仙子想做之事实乃匪夷所思狂妄自大之极,这样的事。我易押阁为何要插一手?”…

正是如此。

你要做一件闻所未闻的事,与我们何干,我们为何要帮你!

这一刻。众人全都看着那一抹淡黄,谁都没有说话,所有的人,俱都安静地等着那一人开口。

“因为这其中的利益。”

桑落静默一笑,直视面前的男子,“想必不用我多说前辈也能想象,一旦我开了这个先例,那么前仆后继者必然无数,谁都会想要得到这个秘方。其中低资质者,更是会如饥似渴。各大小宗门、世家、大族,全都会争先恐后地争取。那么这其中的利益,前辈以为……该作何估量?”

这根本无法估量!

一旦开了先河,这就是恐怖的利益!

不止是阮姓男子,那魏生管事,就连这四周其他的化液期修士听了也不禁怦然心动,这么大的利益摆在面前,谁会不心动?

但纵然是如此,阮姓男子也在激动之后很快收住了跳跃的心神,他清醒地明白,若能成功自然是利益庞大,可关键是,对方有什么能耐做到?要开这先河绝不是容易之事!

“不得不说,仙子这个诱饵实在太大了,”阮姓男子失笑道,“但无论如何,这是你一面之词,一人之言,无凭无据没有倚仗,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难道就凭你三言两语我易押阁就一头扎进去?和你一同做这匪夷所思之事?”

“若是每每遇到这么一个人,我们就跟着毫无顾忌地配合,那鼎濙易押阁,也不用在这修真界混了!”

桑落淡笑,“前辈所说不无道理,但‘每每’二字,说得未免太大,敢问前辈,您这一生之中还遇到过几次这样的情况,遇到过几个我这样的人?”

阮姓男子目光一顿下,这才惊觉,没有!

若真是有这么多情况,易押阁自然应付不来,也不可能应付,但问题是,世上能有几个池桑落呢!

“我之所以敢前来,不是一腔热血,不是自以为是,若是没有未雨绸缪,我不会做这样的事,若是没有一点依据,我也不可能肆无忌惮说出这般大言不惭的话来!我来,就有计划,也有把握!”

“我的寿元还很长,这一点查查骨龄就知道,瞒骗不得,既如此,若不是真的有一定成算,我何必冒险赌这生死之局?若我一名普通的入灵期女修都敢拿自己的性命作赌,堂堂鼎濙易押阁,如此庞大的势力,却不敢和我赌一回么?情形最坏不过损失一点不痛不痒的资助罢了,难道连这也害怕?”

一连三问,掷地有声!一连三问,字字珠玑!

此言一落,不止是阮长老,这四周的人都怔住了,没有一个人抢夺池桑落的话,也没有一个人反驳争执。

如果对方是拿性命作赌,他们还能够说什么呢?

阮长老沉默了,他的身边,魏生同样神色复杂,虽然气怒此女一开始傲慢无礼的行为,可是见到对方竟然敢做出这样大胆的事来,他也不由心生敬佩。

“我的方案,可以事先让您过目,其中可行与否您可自行判断。”

“若您还不满意,我想易押阁也不会吃亏,我做了这件事一旦失败就是笑话,这秘方和我的事迹联系起来,也算是能起到不错的警示作用。易押阁若愿意,可以随便绘色绘色,到时候流传出去,想必不少人会好奇其中的真相,若将这故事卖出去,想来也能收回本金,毕竟再怎么差,这个办法也能让后来者获取一些经验。”…

最后这个提议,虽是就事论事,可听起来就有些讽刺了。

阮姓男子笑了笑,其实池桑落不说这些话,他也基本决定了,不过他还未表态,四周的化液修士却沉不住气了,“难道还需考虑?这件事若易押阁不敢做,那唐某就代劳了!”

“阮前辈需要慎思是对的,只是此女胆魄可嘉,就算是白送给她这个机会,也是值得的!”

“老身倒好奇小姑娘会有什么惊才艳绝的点子,你需要什么尽管说,老身来帮你!”

……

“各位各位,”阮姓男子听得好笑道,“各位的心情阮某能够理解,不过这位仙子既是找上了我鼎濙易押阁,说不得这好处我们只能笑纳了。大家放心,这样的事可遇不可求,我鼎濙易押阁也没那么小器猥琐,有利益就有风险,我们还不至于那么刻薄苛求……其实,就凭这位仙子能够孤身前来,以智计进入这交易大堂,以巧辩让阮某心服口服,这潜力借贷的先例,就已经足够为她开了!如此人才,我鼎濙易押阁岂有拒之门外之理?”

“好!”那化液中期的男子笑道,“阮前辈爽快!那么我们也拭目以待了,我也倒要看看,这女娃娃能不能创出个先河来!”

不止是他,这四周的人也都齐声附和,面对此景,桑落也不由会心一笑,到了此刻,就算她的事情没有成功,鼎濙易押阁也由此得了个好名声,于人于己,谁都不会吃亏。

不过,她看着面前笑得坦荡的阮姓男子,还是深深鞠了一躬,诚恳真挚道:“之前所施手段有失光明,得罪之处,还请包涵。”

这一件事她的确成功了,可下一件事,才是真正关乎她未来之事!(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