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不相逢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44:04 来源: 盘锦信息港

当我与你檫肩而过,转角的停留,你是偷偷的想我,还是一笑而过。  ——题记    1、【遇见你的那个下午,无论隔了多少年月,依旧是美的回忆】  那是一个阳光和煦的下午,我站在高二、三班教室门口,面对那么多双陌生的眼睛,显得窘迫不安,在低下头的瞬间,我看到一个女孩子清亮的眸光,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如同银白色的月牙,于是我向着她走过去。从此,我的文科班生涯开始了,小悠成了我的同桌。  高一那年,我经历了生命中的多重疼痛:父母离异、至爱的姥姥离去、好友背叛、成绩下跌、和老师打架……原来的班级如同牢狱一般黑暗、压抑,我再也呆不下去了,于是趁着文理分科之际,逃离了那座牢笼,逃离了那些同样被折磨的精神异常的狱友。  孤独的时候,我常常去陌生的地方旅行,一个人去看颓败的城墙,想像这里曾经繁华的喜笑颜开;难过的时候,我常常去陌生的地方喝酒,喝醉了便大哭一场,释放所有的疼痛与压抑。回到教室,我试着做一个平静的女孩子,平静的听课,平静的记笔记,平静的睡觉。却无法停止书写大段大段忧伤的文字,夜不成眠。  小悠是班里学习成绩的女孩子,是全校的“才女”,好多男同学一到下课时间,便围在她身边,借她的作业抄写,向她请教不懂的题目,给她讲笑话……无论如何,她都始终笑容美好,温文尔雅。  我想,开始的时候我是不喜欢小悠的。这种女孩子的,太会做人,小小年纪,便左右逢源,太过恰到好处说明她心机很重。  那天,我忐忑不安的来到语文老师的办公室,在思考着自己近日有什么不对之处。“苗秀,这次全县的作文大赛,咱们班有两个名额,就你和易小悠一起去参加吧!小悠说你平时很爱写东西,我看你的文章写得也很不错!好好加油……”  “呃,小悠……”我坐到座位上。  小悠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两个字“灵夏”。  “榕树下驻站作者,灵夏!”小悠笑起来,左颊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异常动人。  她在纸条上又写了一个名字:“雪飞扬”,并指了指自己。  我激动的张大了嘴巴,望着她,雪飞扬是我在榕树下喜欢的作者之一,因为她的文字华美中略带忧伤,带着宋词般的宁静美好。    2、【再回首,我们曾经走过的平平仄仄的路,无论如何都是一种幸福。】  那个时候,安妮宝贝和郭敬明如火如荼,我和小悠废寝忘食的读着,为了《幻城》中樱空释的死去而忧伤不已。小悠将结局改成了幽默式,拿来给我看,我看了之后破涕为笑。  作文比赛之前,为了保持写作的速度与敏感,我们两个人开始一起写故事,每个人写一章。日子就这样在我们沙沙写字的时候悄悄的滑过去了。作文大赛结束了,我们两个人都获得了二等奖。语文老师非常高兴,因为几年来,本校的学生都没能在全县的作文大赛上获如此好的奖项,学校的宣传栏里贴了大红的喜报,还有我和小悠的大幅照片,傻乎乎的笑着。  从此之后,我们成了学校的名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我找回了自信,成绩也进步很快,慢慢追上小悠了。  小悠常常拉着我的手去教学楼的天台,我们站在天台上,看流年里急逝的风,读安妮、三毛或者杜拉斯。我想起来孙燕姿的《遇见》:“我遇见谁,会有怎么的未来,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人海,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我问小悠:“你说是不是有一天,我们都会爱上一个人?”  “是的,到时候,我的头发就会长的很长了,如果你遇上那个人,我会用我的长发编一个戒指送给你,祝你永远幸福。”  夜晚的时候,我们就牵着手,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走着,月明星稀,微风和煦,我们就这样摇摇晃晃着青春,当宿舍关门前的一声铃声响起,我们两个人开始转身回宿舍。    3、【如若时光一直这样静好,我们是不是就是世界上幸福的两个孩子?】  到了高二下学期,我的成绩已经与小悠平起平坐。可是我们始终非常要好,形影不离,成为全校皆知的一对好朋友。后来,我无数次的想起小悠。一个人在迷茫的夜色里听迪克牛仔撕心裂肺的唱着:“人生有多少幸福值得去炫耀!”每每悲泣。  小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教室上课了,我去问和小悠熟识的人,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决定到她家去找她。  上次她带我去的房子,已经换成了一对年轻人。我说出“易小悠”的名字,她带我我来到窗前,指着一排低矮的平房说:“她们现在住在那里!”女人说完,目光转向我,带着厌恶,仿佛在下“逐客令”。  易小悠和父母住的平房实际上楼房的储藏室,只是现在被改成了“家”,改成了住的地方,我看着里面黑乎乎的,放着一些沉旧的家具。见到我,小悠的表情有些诧异,带着一些木然。她和我一起出了门。  慢慢的,我们来到了学校的天台上,小悠突然抱着我哭了起来。“你知道嘛,我二哥去世了,因为去抓一群坏人,被打死了!”  我知道小悠有个让她骄傲的哥哥,毕业之后,进了县上的公安局。可是他实在太年轻了……  “你知道嘛,我爸爸妈妈,他们总是对我说,哥哥是为国家牺牲了,是光荣的,他们不难过,可是我常常听到他们在夜里哭……”    4、【曾经如此坚强美丽的可人儿,到底是什么让你荒冷倾城?】  小悠来教室上课了,但常常失神,老师叫她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她常常不知道老师说的是什么。一个学期下来,她的成绩跌的飞快。  我们升入高三了,我常常看到她与社会上的小青年在一起,头发拉了直板,指甲涂成了红色,带了大圈的耳环,睫毛拉得又黑又长。我和她说话,她也总是爱理不理的。我把新写的小说交给她,她看了一眼就扔了回来。  那个夜晚,我拉她来到天台上。我说:“你这样算什么,过去那么坚强的你,怎么就这么经不起打击!你二哥如果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有多难过!”  “你知道嘛,我闭上眼就能看到二哥的样子,他和我坐在一起,争着遥控器看电视!可是他现在不在了,他过去是我的,可是他不在了。我们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我大哥和嫂子一直吵架,为了我学费的事,楼房我们让给她们住了,我的高中学费他们都不愿意给我交,怎么会让我去念大学呢!”  “小悠,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只要考上大学,一定会有办法的。现在国家有很多政策资助贫困生……”  谈到后来,小悠终于笑了起来,小悠说一定要好好学习,和我一起去上大学。  可是安安分分在教室里呆了三天之后,小悠又不见了,又回了那一群小混混中间。  离高考只有四个月了,小悠突然来到教室,对我说:“苗秀,我要考大学,要去实验中学学习播音!”  那时候,以小悠的成绩,凭文化课考大学,已经没有可能。    5、【曾经那么熟悉的脸,再回首,却如同未见】  小悠去学习播音主持了,不需要再来教室上课,我更少的见到她。  离高考只有一个月了,小悠来学校找我。她瘦了,也漂亮了。她带我去“雨爱”饰品店,一路上不停的跟我介绍她的那些“富二代”朋友们,比如说:谁又找了什么样的男朋友,谁考试的时候给评委送了多少钱,谁去赌了一夜的牌又输了多少!我听的很是心烦,也许与我的生活环境有关,这些故事离我还太过遥远。  小悠在“雨爱”买了一个发卡花了将近两百元,还一个劲的说便宜,别人买的都要一千多呢!  我问:“小悠,你哪来的钱呢?”我知道小悠的父母已经上了年纪,她哥和嫂子不可能给她钱让她去。  “这个,你就别管了!”  高考结束了,成绩出来了,小悠成绩还不错,收到了扬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是每年一万元的学费,让她一筹莫展。我也到一个遥远的城市去念大学。开学之前,我一次去看望小悠。  小悠带着我了很多衣服店,不停的品头论足:这件太差了!这件料子不好!这件太便宜了……,她只挑了一件马裤,花了十几块钱。  离开小悠的时候,我难过了好久,她早已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如同月牙的小悠了。    6、【如果有一天,我们在人群中相遇,你是否可以当作没有看见我,转身离去?】  后来,听说小悠因为交不起大学的学费,又去高中复读了一年,第二年依旧如此。等我念大三的时候,听说她去青岛念大学了。  过年的时候,我曾经去找过她两次,每次她和母亲都不在,只有她父亲在家。次去的时候,他父亲正躺在床上休息。第二次,她父亲戴着老花镜,拿着放大镜对着报纸和一堆小铜钱在仔细研究,对我并没有多少话说。只说了一句“小悠不在,出去了!”就继续研究铜钱了。  前些日子,坐公交车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女孩,有些像小悠,涂了厚厚的脂粉,拉的很长的睫毛,涂着炫目的指甲……她隔着乘客坐在我的侧面,我努力的想要看清她的脸,却怎么都看不见。  后来,听到她的电话铃响了,她接了电话:“对呀,我在临沂,你也来不看人家……”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我确定是小悠。  到了车站,她下了车,我不知为何没有叫住她。我想即使叫住她,她还能记得我么?我们早已不站在同一个楼层里,看到的再也不是相同的风景。  久久离歌  2010年8月21日 共 35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的研究院
如何预防癫痫发作呢
本文标签: